林心如与顶新魏家的“16个夏天”

1998年,对你我看似平凡的一年,悄悄地发生了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甚至可能早已被你我遗忘的往事,正逐渐一点一滴地为人所了解以及回到人们的印象中。当年唐家妮与方韦德不经意地擦身而过以及相知相识,纠结了16年的错过、分开、遗憾与再见,终于在2014年互许终身而结合。

然而结局终究不如童话故事般地完美,却又造成了另一次令人心碎的离别。虽然人们都期望一个完美的永远,但本剧体现了生活的现实面,徒然留下一个不完美的句点。或许所有美丽的过程都将有其终点,但是只要我们曾经努力过,我们终将了解:记住了就是永远,结束了其实是另一个开始。

以上描述的1998-2014年所发生的故事或许并未真实发生,但是对于许多的台湾人来讲,却是非常熟悉的故事,因为这是由林心如担任制作人与女主角的电视剧“16个夏天”的剧情。这个创下收视率破2的电视剧,在过去四个月融化了许多台湾人的心,终于在2014年11月初播出完结篇后画下了一个带着些许缺憾的完美句点。

剧中男女主角们的友情与成长过程戏码唤起了许多人在大学时候的酸甜苦辣的记忆,方韦德与唐家妮的爱情桥段深刻描写了都会男女的无奈与抉择。分别十年却仍心系对方,上海偶遇但选择隐藏情感以谨守人妻份际,让人感叹爱情与现实的冲突。戏中也巧妙地串连了几件台湾人的共同记忆,包含方韦德准备告白当晚的全台大停电、造成汪俊杰跛脚的921大地震、以及促成汪俊杰与唐家妮结婚的SARS。

或许有人仍会以偶像剧来归类“16个夏天”,但当你细细品味之后,“16个夏天”虽然仍然具有商业剧不可或缺的帅哥美女爱情故事,但它深刻描写了5个朋友16年的爱情与友情历程,其内涵深度早已超越当今多数偶像剧,成为近年来不可多得的优质台制戏剧。

对于年轻的九年级生而言,林心如这个名字或许有些陌生与遥远,但是相信三十岁以上的朋友对她应该不陌生。1998年林心如因为演出“还珠格格”剧中的紫薇一炮而红,成为那个年代台湾家喻户晓的当红偶像女星。随着中国的对外开放,中国经济逐渐在世界经济版图上占有一席之地,中国十三亿人口所形塑的广大内需市场以及丰沛便宜的生产力,成为吸引大量各国资金与人才的一个市场。

因为与中国使用共同语言、相近的文化背景、以及便利的地理距离,为了竞逐国际经济发展的机会,台湾无可避免地必须搭上中国经济发展的顺风车;而中国在经济发展的过程当中,也借重了大量的台湾资金与人才。为了追求事业上的成长,林心如踏上许多台湾商人与艺人的步伐,西进努力寻找更大的挥洒空间。身为演员的她,在戏剧表演上的成就有目共睹,而近年来她进一步自我挑战,更上一层楼往制作人的方向努力。

而在离乡打拼多年之后,林心如在台湾的这个家乡制作与主演了这部以“再见”为发想起点的戏剧,呈现出令人激赏的细腻戏剧张力与内容。部分媒体曾形容,这出戏之所以成功,一部分要归功于林心如将她在中国的资源带回台湾;但她在电视专访中表示,她并不是将资源带回台湾,只是想回家乡做她喜欢做的事情而已。

在对岸强大的磁吸效果之下,虽然台湾所养成的许多人才逐渐出走,但这出戏再次证明台湾戏剧人才的实力,只要肯投入,台湾也能够创作出贴近人心的动人戏剧。虽然这出好戏已经结束,对台湾观众所激起的涟漪仍将存在。如同这出戏的标语:“记住了,就是永远;结束了,就是开始”。

而另一出由顶新魏家自编自导自演的跨世纪大戏“16个夏天”,却是真实地在台湾社会上演。这个故事的开端其实广为台湾投资人所周知,就是1998年顶新国际取代黄烈火家族成为味全的最大股东。这个陪伴许多台湾人成长的食品大厂从此改朝换代,成为衣锦还乡的顶新魏家旗下的子公司,台湾人也慢慢地知道了这个发源于彰化,兄弟齐心攻下中国方便面市场最大品牌康师傅的台商公司。这个曾经被台湾人视为“台湾之光”的企业,在接下来的几年努力经营台湾市场,逐渐进入你我的生活当中。

正在10年后方韦德与唐家妮于2008年偶遇于上海,剧情进入另一波高潮,不过两人只能选择尘封回忆,掌握当下的幸福。几乎就在同时,顶新魏家在台湾的发展也在返乡十年后创造出傲人的里程碑。2009年顶新成为台北金融大楼公司(台北101)的最大持股的民间公司,其后几年取得实际经营权后,显示了顶新集团在台湾社会的经济地位。同年顶新也发行了台湾存托凭证TDR,向台湾投资人募集了171亿新台币。2013年台湾之星成立,顶新跨足提供4G的电信服务。若非此次爆发黑心油事件,恐怕入主中嘉网路进入媒体产业,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林心如的“16个夏天”有渐入佳境的感人剧情,而魏家的“16个夏天”却在一帆风顺成为台湾富豪家族之后,丑态尽露。当唐家妮与方韦德于2013年的第三度相逢掀起戏剧的另一波高潮时,顶新魏家的剧情也在同时开始出现歹戏拖棚的戏码。犹记得当时大统问题油事件爆发之后,顶新魏家四兄弟在记者会中大谈祖训、良心以及童叟无欺,我们都快要以为真是错怪了这个造福乡里的魏家。

2014年再次牵涉在食安问题当中,善良的台湾百姓终于再也受不了,自发性地发起灭顶运动,期使消费者自觉能够改善台湾的食安问题。倒是握有行政权的执政当局,竟然在还拿不定行政作为之前鼓励老百姓制裁魏家,真是呜呼怪哉。或许台湾消费者力量的团结,终将会让顶新魏家于2014年在台湾演出完结篇,那么这部片子真的是魏家所主演的“16个夏天”,而不是17个或更多的夏天了。

商管教育当中有个案分析教学,透过对不管是成功或失败例子的研讨,吸取未来企业经营的经验。顶新魏家事业的成功在此不多做赘述,相信另有其他学者已多所论述,当然最为我们熟知的成就是中国方便面最大品牌康师傅、台湾地标台北101的实际经营权、台湾富豪家族等等不凡的成就。

但是,曾经是党政高官争相拉拢的对象、曾经被喻为鲑鱼返乡的最好范例、曾经被视为台湾之光,却在食安风暴中让台湾人彻底了解,原来顶新给中国和台湾消费的食品品质是不一样的,着实彻底伤了台湾人的心。曾经被视为有“新”真好的顶新,如今品牌形象一落千丈,顶新版的“16个夏天”留下许多的不堪与讽刺。

相较于顶新的鲸鱼返乡,这个鲑鱼返乡的林心如,只因为想做喜欢做的事情,在剧情、道具、演员等多方讲究的精心制作之下,给了我们另一种的“16个夏天”,让我们感受到台湾戏剧的精致,其实也让我们看到台湾经济要能成功的一个方向。没有一个模式可以完美地解释每个有成就的企业家或个人的因素,但是要成功一定有一个变数,就是“心”,而且是正向的心。只要有心,别人一定感受的到,我们就可以做得更好。有“心”,真好。

发表在 未分类 | 林心如与顶新魏家的“16个夏天”已关闭评论

民进党欠了人民

反对日本新安保法的学生团体发起了一场有数以万计年轻人参与的“素人之乱”,他们声称是受到了台湾去年318反服贸运动的启发,可惜的是,最后的结局一样都是功败垂成。令人好奇的是,失败的原因跟国会反对派领袖有关吗?是不是像台湾民进党的万年总召柯建铭一样在扯反抗运动的后腿?

柯总召去年在318反服贸运动后沾沾自喜的发表了邀功文,一切有利于自己的描述都发挥得淋漓尽致。这跟他近日“爆料”来对时代力量同为新竹立委参选人邱显智施压的心态一样,意思就是“大家看看,我多么有本事,乔掉了一场乱局。”但为什么会有去年这场学生与公民广泛参与的“素人之乱”?

前国策顾问郝明义先生在其新作《如果台湾的四周是海洋》中就直接告诉我们服贸协议就是中共用以统一台湾的重要策略。当初在2013年的年中,郝明义打响第一炮,学生团体、公民组织、台联等发起一些活动施加压力,结果两大党协商的结果只是召开服贸公听会,而非退回服贸。

为了赶快跑完程序,国民党遂密集举办不准公众参与的公听会,郝先生于是在第二场公听会当场就辞去马政府国策顾问一职,以示抗议,并试着凸显阻挡服贸的必要性,但民进党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一定要把服贸挡下来,只是采取拖延策略。

激发大规模占领的张庆忠三十秒反映马政府急着通过服贸,来配合中共完成以经促统的策略,并为举行马习会开展政治对话铺路。做为立法院民进党党团总召,柯建铭可以说是当时反对派的主要代表,但在马王之争中陷王金平于“不义”的柯总召欠了人家一个大大的人情,最终不得不协助王金平代表已经降共的罪魁祸首国民党乔掉了占领运动。

318当日民众意外地成功占领立法院议场后不退不让,正是要坚持退回服贸,可是党团协商又要来了,最卖力的固然是总召,但协商的结果却是将“退回服贸”扭曲为退回委员会,而非退回行政院重启谈判或撤回服贸。退回委员会就是要逐条审查,也就是按照一开始更早的党团协商结果去做,这样的话,最终必然是让服贸协议的通过。

正当民众响应呼吁在322那个周末包围国民党各地党部的同时,民进党不单没有参与,反而决定“引清兵入关”。若按他们的决议让陈其迈委员于324周一始另觅场地开始在委员会逐条审查服贸,民众及学生就没有理由继续占领立法院大议事厅,这等同于一次了结反服贸运动。可幸的是,民众于323在不满事态的不利发展下占领行政院而被暴力驱逐后,民进党才决定不配合国民党逐条审查。

执政党施暴造成天怒人怨的五十万人上街后,民众与政府一直僵持。后来当占领正要被王柯乔掉之际,不少民众及参与者反对退场,其原因有二:1. 被乔掉的过程是黑箱的;2. 退回服贸的目标没有达成。柯总召其实并没有穷尽体制内的可能做法,如按规定只要找三分之一(三十八位)的立委就可发起对行政院提出不信任案,反而一直积极配合王院长用黑箱方式乔掉了一场针对国民党用黑箱出卖台湾利益的反抗运动。

当“乔事情”成为了目的,理想就付诸流水;当“乔”本身成为了习惯,该达成的目标就成了泡影。民进党去年1129的九合一选举因318运动凸显国民党之恶而赢得太轻松了,但却欠人民一个交代,五十万人上街,超过六成民意的反对,为什么到现在都没办法迫使早已失去民心的执政党退回服贸,并阻止实际上不会去做监督的行政院版一国两区两岸监督条例之提案?

没有人欠了柯总召,大家反而质疑是柯欠了恩公王金平,容易以牺牲公利来报答。王柯一直“乔”,是要把台湾乔给了中共吗?做为民进党总召,如今竟然掉以轻心,不单没有汲取教训,更有意无意之间在新一会期开始就纵放大部分民意都反对的自经区条例未经委员会审查便迳付二读,俨如服贸翻板,是否该立刻辞去总召一职?

面对国民党无法挽救每下愈况的经济及可能加速通过出卖台湾利益的各种法案,不能坐以待毙,新总召应召集同党目前四十位(超过了总数三分之一的规定)立委尽快发起对行政院的不信任案,再尝试说服其他党派及个别国民党委员支持,经二分之一通过后便可迫使马总统按规定解散国会,先变相停止失去人民支持的国会之运作至明年一月的改选。

发表在 未分类 | 民进党欠了人民已关闭评论

省思台湾的大学教育

近来,教育团体召开记者会,并有百位教授连署,其中不乏台大校长杨泮池、总统府资政李家同,高声呼吁教育部要改革学测制度,将其考试时间延延长至五、六月,并让学生适性发展─自然组学生不用考社会科,反之亦然。

否则,学测仅考高一高二范围,高中生们透过申请的方式被录取后,几乎游山玩水,不管高三的进度了,对日后大学的衔接是一大硬伤。同时,据台大教务处注册组转述,竟有百余名学生在注册完就旋即办理休学,甚至整团转进补习班拚重考。不禁令人纳闷,台湾的高等教育端究竟是出了什么问题?

让学测延后到五、六月,“强迫”学生读高三内容,表面上是番好意,但如此一来,离七月指考也只差一、两个月,两者考期过于紧逼,若申请入学和繁星入学的政策还延续的话,时间上看来不太可行,更会让高三生疲于奔命,无所适从。单纯调动考试日期,可能落得治标不治本的后果,或许该从其他层面下手才是。

台湾的整体教育系统,乍看跟美国较相近,但在大学入试和大学教育,却大相迳庭。一般来说,美国的大学申请分两阶段,一个是在十一月初截止的提早申请(Early Decision/Early Action),其结果于十二月中旬放榜;另一个则是在十二月底、一月初截止的正常申请(Regular Decision),其结果于三月底发布。大家可能好奇,美国高中生若透过提早申请,顺利被录取后,那其后不也是有大半年的时间打混?这样的质疑,算对但也不太对。

确实,“偷懒高三生”(Senioritis)的现象常在同侪间被揶揄。不过,大学会要求这群被提早录取的学生们,最终的学期成绩不得低于某项标准,意即若“偷懒”到太离谱,大学可是有权撤销录取。设下类似“防护机制”,稍具威吓作用,是台湾的大学可针对持学测申请管道录取的学生们,所采取的措施。

另外,眼见大一新生们程度低落,台湾教授忧心忡忡,认为学测考试范围“宠坏”了他们。除了延长学测考试日期、增加高三考试范围外,台湾不妨效法美国,在高中时期就开设大学先修课程,开放学生选修。在美国,大学先修课程 (Advanced Placement) 甚是普遍,高中生若有上这些课,一方面成绩可加权,二方面在申请时能展现学习强度,三方面上大学后有机会来抵免学分。因此即便是被提早录取的学生,当中或有相当程度的人已修过大一同等课程。增加高中课程的多元性,提升深度与广度,并让大学端也参与其中,结构性强化高中生的实力,是台湾可努力的方向。

另外,大学有越来越多人休学、转系,乃至重考,越来越常态化。期间反映的其实是,台湾高中生在考试挂帅和大学体制僵化下,无法探索兴趣的悲歌。单举笔者朋友的例子了,当初他靠指考分发,录取了某所“四大”的资工系,令人称羡,但进了后才发现或许他错了─写程式、解coding,对他来说甚是棘手,然后死板的课程规划,一堆毫无意义的选修,又让他对学习失去热忱,只能这样持续死撑。相信这非个案,很多台湾学生听到后大概颇有共鸣。

来看看美国,他们的大学教育又是怎么回事?美国高等教育,各校所实施的方针,虽差异性很大,但普遍来说,在选课上都会让学生有一定自由;部分学校甚至赋予学生“完整”的选课自由,所谓的开放式教纲 (Open Curriculum)。在开放式教纲下,大一大二是不分系、不分学院,没有硬性必修课程设置,学生都是按照志向选课,甚至有的学校会在开学前两周,允许学生四处旁听,去找出感兴趣的课程,一种shopping的概念。

因此,开放式教纲的实施,双主修的人不在话下,甚至有学生还可“自创”主修。所以你会常发现,一个读工程的人,他的课表里可能还有戏剧表演、中古历史、国际政治等等其他学科的广泛存在;当然,你也有可能在他的课表里,看到全部都是高等级的数理课─前者培养出的,是个很有人文关怀的工程师,而后者也可产出专业性极高的工程师。如此方针下,不仅能让学生真正适性发展,更能孕育多元人才。“与其给他鱼吃,不如给他钓竿教他钓鱼”正是其核心意涵。

当然,台湾的教育体质,不该拿来与美国类比,美国有的本钱,台湾未必同样具备。给学生多些弹性空间、教授充实课堂教学、学校端组织更完善的辅导机制,不是太困难就能办到的事,可先着手,但综观整个体制面,台湾的大学教育要大幅改造,还是条漫漫之路。

單純比較學校一個名稱,是毫無意義的。至少就台灣而言,除了台大幾乎樣樣是TOP不用考慮之外,對於其他學校,台灣人的考慮都首先是科系,其次才是學校。比如,籠統來看(再具體到系也需要你具體發問,自己具體打聽一下了),你學理工科,臺大清大交大都比較好。人文社科則是臺大、臺師大、政大比較好。

當然如果你具體到科系(此部分皆略過台大不提,反正台大基本全部TOP,我僅舉其他領先於其他無論國立還是私立的學習),比如法律,則臺大、東吳。英語,輔仁。傳媒類,政大、輔仁、世新。可能出現很多你只看所謂的綜合排名,壓根沒聽說過的私立學校,確是更好的選擇。

发表在 未分类 | 省思台湾的大学教育已关闭评论

日本安保修正案通过

历经久而未见的肢体冲突后,日本国会通过了关于集体自卫权解禁的安保法案。尽管有许多的争议,安倍内阁仍能过关,除了选制(单一选区两票并立制)对自民党有利之外,更重要的关键是,日本的反对党未能提出令人信服的方案。

以钓鱼台争议来说,以言论NPO最近的民调(2014)观之,将近五成的民众认为领土争议应该透过和平的方式,如谈判来解决,也有四成的民众认为应该透过国际法与国际法庭解决;但在中国民众看来,只有三成左右认为要和平解决,一成多认为可透过国际法。同时,有两成多的日本民众认为应该加强保卫领土,就是在无人能仲裁、对手又不愿合作的情况下,这些日本民众构成积极和平主义的基础,让强硬派依靠而作出反应。

大部分的国际或国内民调都显示,日本民众对于集体自卫权解禁以及安倍原则(Abe doctrine)的不满,像是Pew调查只有两成多的人赞成日本扮演更多的安全角色,将近七成的人反对;NHK调查只有两成多的人赞成集体自卫权,两成多人赞成修改宪法第九条。

其余各家民调也多呈现反对者众,这里就出现了日本的安全悖论。在安全方面,日本民众极度依赖美日同盟,但这种不对等的关系,或许为美国政客所偏好,却并非美国民众所乐见,他们希望日本肩负起更多防卫的责任,特别是当美国越来越有可能为日本卷入麻烦的局势里,他们定然需要日本提出相对应的条件。

目前日本已经得到的报酬是,美国在美日安保新指针承诺,钓鱼台/尖阁群岛同样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第五条,也就是承认钓鱼台为日本管辖领域,美国有保护的义务。而交换条件显然是日本必须处理集体防卫权的问题,不过,有些民众仍不明白当中的关联性:如果在模糊的条约解释下,集体防卫权又不解禁,而钓鱼台遭到进犯,会有甚么后果?

最有可能是日本独自行使自卫权,美国袖手旁观或极有限参与,这么一来无论胜负,日本将会废弃同盟;另一个可能是美国先行防卫,但依宪法第九条,日本无法协同作战,这么一来无论胜负,美国将会废弃同盟。换言之,双方已经陷入“麦克阿瑟宪法”与后冷战格局的两难困境里,只能继续扩张解释。

作为一个不正常国家,战后的日本乃是由美国一手打造,经过七十年民主主义的洗礼,日本变成头号和平主义者,证据就是在被问到如果不幸发生战争,愿意为国家作战的日本人,只有一成多,其他亚洲国家,如韩国是六成、台湾是八成、中国是七成(World Value Survey)。

日本民众反对战争乃是高尚的举动,可是在不成熟的思考下,他们终究还是难脱政客与大国的摆弄。与其抗议安倍内阁违宪,不如重新审视这部美国占领者制定的宪法,是否在这个时代仍能保护日本?否则,民主主义者们自以为捍卫了民主,其实仍旧纵容了政客,让日本无法打破阶级分明、权威井然的政治生态,始终是民主的稚龄者。

安倍内阁作为最重要课题力推的安全保障相关法案(安保法制),2015年9月17日经过与在野党的激烈交锋,于19日凌晨经参议院大会审议表决获得通过。战后70周年,「有限地行使集体自卫权」被定为法律,日本的防卫安全保障政策迎来重大转折点。政府解释称,「由此能够确立一个无论平时还是发生非常事件时都可『毫无疏漏地』应对各种事态的安全保障体制,提高日本整体的威慑力」。

安倍内阁于2012年成立后,着手创建了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修改《防卫计划大纲》、《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废除现行「武器出口三原则」,制定旨在保护国家安全资讯的《特定秘密保护法》。加上今年4月日美时隔18年再次修订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安倍内阁全面完成了这次对安保法案的修改工作。

但就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问题,在野党和法律界学者斥其违宪,并予以了强烈的反对。关于安保法案假设的「存亡危机事态」、「重要影响事态」等6个「事态」,在国会辩论中,政府答辩一度前后混乱,据各家报纸的民意调查,超过半数的人认为「政府的说明不好理解」。并且,在国会周围,市民、学生等宣称安保相关法案是「战争法案」,示威游行连日来持续扩大。

就完善安保法制的理由,安倍内阁指出,这是由于中国在海上的活动、军费的成长,以及北韩的核飞弹开发等,导致了以东亚为中心的安保环境发生严峻变化,着重强调了提高日本威慑力的必要性。

因此,安倍内阁认可了战后一直未被允许的有限度地行使「集体自卫权」,扩大了自卫队的活动范围,放宽了武器使用标准,还使救助海外日本国民和护卫美军舰船成为可能。并且,当有紧急事态发生时,派遣自卫队的前提条件虽然需要经过国会批准,但将会缩短事先在国会辩论的时间。

这次提出的法案由两部分组成,包括由《自卫队法修正案》等在内的10部法律修正案综合构成的《和平安全法制整备法》,以及新制定的《国际和平支援法》。《和平安全法制整备法》中所包含的10部法案如下表所示。

发表在 未分类 | 日本安保修正案通过已关闭评论

谁敢说一个家庭的需要

有些日子你感觉自己深深被一个问题侮辱。谁敢说自己了解一个家庭的需要?至少,你不敢。你不敢说自己身为一个男同志了解母亲要的是什么,要的是你健康、快乐,有一份好工作,还是不与男人性交?你不敢说瞭解父亲要的是什么。你不敢说,或许出生率连年下降,还是有人在家族聚会的时候期待着,期待着问你甚么时候结婚,甚么时候让你爸妈抱孙?

你不敢说自己了解家庭所需要的,是你能不能是你自己,或者你能是你自己但能否不让家人面对那些尴尬的问题?你甚至甚么也不了解。你只是尝试,让他们了解你的需要,也试探他们的需要,或许只是你每天早睡,早起,生活作息正常,规律运动不发胖,那样的需要。但你不敢说自己了解。

你不敢说,身为决定不生育的已婚女性,能够了解一个家庭的需要是甚么。是你能够维持和亲人的良善关系,或许养一只狗,但总要面对的是人们旁敲侧击探问你为甚么不生?你以为自己可以决定。你以为那是你的需要,且与最亲密的人共同沟通了,但你仍不敢断言,那是一个家庭的需要。

你想,生得出,养不起,那是不是你的问题,为此你想得很多,最终你下定决心,但你仍不敢确定说出那个答案。谁能了解你,你又何曾能说出自己了解一个家庭的需要?也或许,你有一个相知相守十多年的伴侣,不管对方是男是女,年纪大些或少些。你怎么敢说自己了解──一个家庭的需要。

当然你想过,关于生,关于死,你的伴侣已生出比黑发更多的白发,或许他会先你一步而走,而你们是否为此做好了准备?法律是否允许你们彼此继承,彼此签署让对方安去的文件?你想这当然是一个家庭,但你总是担忧得太多,确定得太少,或许一个家庭所需要的也不过是有人等门,看进你喝醉的眼睛。你不愿说,自己了解一个家庭的需要。

非常可能你正好就是他们说的──单身,女性。确实你是不知道一个家庭究竟需要甚么,就像你念书时被要求高分、顶尖,或许不念书时,被决定再也不能升学。总之那样是一辈子,这样也是一辈子。但那又怎样,谁不是在每个千万种样貌的家庭打滚过来,时时刻刻满足别人的需要,协调,斡旋,更多时候,放弃你自己。

你不知道一个家庭要的是甚么。但也没有人比你更懂得,你的家庭要的是甚么。但即使你是异性恋,男性,已婚,有子嗣。你又岂敢大声说出自己完全了解一个家庭的需要?你总是想着,如果再多做一份工,老婆小孩能够过得更好,但他们要的会不会只是爸爸早点回家陪着他们打球、写作业、看电视?你总是以为自己了解家庭的需要但你所能给的,又为甚么总有些时候招致更多的争吵,不悦,各执一词?你怎么敢说自己了解一个家庭的需要?

只有最傲慢的人会说别人不懂得一个家庭的需要。只有只有,那些没有真正从挣扎里活过来的人,能够大声说只有他了解一个家庭的需要。今天你感觉被一个问题侮辱。你们都深深被一个问题侮辱了。有时候说话的内容或时机不适当,就很容易造成家庭纷争。在现今的家庭遇到问题时,常见的是埋怨、责骂、批评,很少听到鼓励、安慰对方的话。一开始大家可能还是心平气和地沟通,后来却演变成激烈的争辩。人人都有可能会说错话,所以我们很容易会误解别人的话或动机。虽然如此,我们从圣经中知道,还是可以享有和睦的家庭生活。

要是你的家庭陷入争吵的恶性循环中,该怎么办?或许是冲突次数越来越频繁而且激烈,也可能你根本不知道争吵是怎么开始的。即使如此,你们还是很爱对方,也不想伤害彼此。沟通时,不要打断对方,也不要怀有成见,要表现关心,并怀着同理心聆听对方的感受,这样才能平息愤怒的情绪。不要觉得对方是不怀好意,要认同对方的感受。人都是不完美的,所以别人冒犯或伤害我们时,不要马上就认定对方是故意这么做,有时对方可能没有多想,或是他也受了伤,才不小心说出伤人的话,并不是蓄意报复。

如果你觉得脾气要爆发时,最好先礼貌地跟对方说要离开一下,让自己冷静一点,可能先去另一个房间或是出去走走,让心情平静下来。这样的做法不是逃避问题,也不是跟对方冷战,相反地,这时可以向上帝祷告,求他帮助你表现耐心,明白事理并体恤对方。

不要一心想着怎么反击对方,尖酸刻薄的话是不会改善情况的,相反地,亲爱的家人受了伤,应该想想要说什么来安慰他们。此外,也不该操控对方的感受,要谦卑地请对方说出他的想法,也要谢谢他让你明白他的感觉。

发表在 未分类 | 谁敢说一个家庭的需要已关闭评论

欧习峰会、聊胜于无

虽然欧巴马与习近平在国际场合已多次会晤,但此次习近平访问美国,是习就任国家主主席后首次正式访美,就重要性来说可与1997年江泽民、2006胡锦涛访美等相比。特别这又是在二战结束七十周年大阅兵后出访,中方自然对此极力铺陈,务求尽善尽美,美方当然也不希望出纰漏,使欧巴马在下台后会增加一个污点。

但由于美中关系这两年实在是争议不断,即便再怎么厉害的外交官,在巧妇难为无米炊的情形下,也很难凭空变出好菜,只期待客人不嫌弃就万幸了。对于欧习会的期待度低,是这次的特征。就时间点来分析,从美方立场看,如果习近平要访美举行国是访问,现在可能就是唯一的时间,利用习近平来美国参加联合国七十周年会议,也一起完成访美行。如果晚一些的话,习近平将要处理五中全会以及十三五经济计划。

如果拖到明年,则会使欧习会卷入美国总统选举,强化中国议题的发酵度,对彼此可能更困难。而明年欧巴马政府基本上是在看守状态,对于这样重要的峰会也不太可能提出新的重大承诺,如在那时举办欧习会,几乎就是失败的保证。

对习近平来说,虽然自己还有六、七年时间,因此基本上是要选择在欧巴马还在任时举办欧习会,或是等新总统上来后再举办新的峰会。但一方面不知道新总统会是谁及其立场为何。而在2017年初就任的新总统,一方面中国要等半年待其执政团队就任才能举行峰会,但之后习近平在2017下半年就要忙于十九大,所以与新总统峰会大概要等到2018年后,但美中关系没法这么等。

另一方面,利用欧巴马还在时,透过之前建立对彼此较为熟悉的模式展开运作,如果能有重大宣誓或建立新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操作模式,可进一步规范2017年上台的美国新总统。知道欧巴马即将快速跛鸭,但习近平依然同意在此时展开国事访问与元首峰会,相信与上述考虑有关系。不管美中关系气氛是多么低迷,在各取所需下,时间到了,欧习会还是照议程举行。既然状况本就不好,会没有具体成果也就不意外了。

会前美国频释负面讯息,定调欧习会此次欧习会前看到美方要嘛释出中国在南海填岛造陆的新事证,或是对中国网路骇客攻击的新消息、或是发现中国潜舰入侵美国阿拉斯加州的领海。国家安全顾问莱斯更在习近平进入美国前,在演说中严厉抨击中国在南海、网路骇客攻击、以及竞争性货币贬值等。

这些动作基本上是对欧习会定调,美方以此表示这是我认为要处理的问题,也不会为了帮习近平保留面子,而刻意掩盖或不谈美中之间的分歧。也难怪我们会看到这是在高度分歧情形下所展开的美中峰会。但是美国把丑话说在前头的做法,也是在暗示中国,美国有意与中国协商这些问题,端视中国在对话桌上对这些议题有没有承诺。

但从峰会的共同记者会,以及白宫发布的fact sheet来看,中国同意与美国建立针对网路犯罪(不是美方期待的网路骇客攻击)之高层对话管道,美国与中国海巡署针对海上相遇的信心建立措施(为什么不是美中的海军来着手而是由海巡单位?难道美中两强是大到整个太平洋都是海巡范围,还是海军太敏感,所以干脆让很少往来的美中海巡单位来建立信心措施呢?)在记者会中欧巴马提到美中对于气候变迁有共同愿景,也会在年底的巴黎峰会提出,但气候变迁议题并没出现在fact sheet上。

这些发展不由得使人感觉美中峰会没什么可以拿出来的成果。美国一开始对网路骇客问题喊得很大声,但中国似乎不理会,后来甚至把网路骇客问题下降为网路犯罪问题。既然是由国家来定义犯罪,那么国家支持的网路攻击活动(美中都有)就不算犯罪,搞到这里,美中在网路议题说了等于没说。

习近平在南海议题出现让步迹象但要说美国故意刺激中国,让欧习会开不好,也不是事实。在习近平访美前不是有加州高铁要由中国承包,习近平在西雅图不是也对波音送出购买三百架飞机意向书的大礼吗?拿加州高铁换波音飞机订单,这是在峰会前营造良好气氛的典型操作。

习近平出发前美中在南海争论不休,而习在美国也与欧巴马对此针锋相对,表现出一副中国可与美国分庭抗礼,不由霸道美国支配的强国姿态。但姿态之外,习近平也透露出在南海议题的让步迹象。

在共同记者会上,习近平对南海议题有说出这段话“Islands in the South China Sea since ancient times are China’s territory.  We have the right to uphold our own territorial sovereignty and lawful and legitimate maritime rights and interests.”。虽然中国官方一直没提出其对南海领土与领海主张的法律论据,但不管对U形线或是九断线,中方起码都承认这些东西的存在,当然有因此招致其他声索国的抨击,以及美国认为其不符合国际法的质疑。但习近平此次是直接提到中国对南海诸“岛”拥有主权,因此也具有与其相关的国际法权利,但没提到南海的海域问题,也没讲到历史性水域、或历史性权利等。这个表态代表了什么,值得进一步探究。但看起来习好像是做了让步。

美国的一中政策回到“三报一法”架构在欧习会前,一堆亲马、亲蓝、亲统的学产官媒们,拼命宣传欧巴马会与习近平讨论台湾议题、美国对蔡英文不放心、习如提九二共识美国会正面回应等,但从欧习的共同记者会的发言来看,这些都被证明是胡扯一通。

今(2015)年在华府的欧习共同记者会上,欧巴马对台湾议题的表述是这样的“I reiterated my strong commitment, as well, to our One-China policy based on the Three Joint Communiqués and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欧巴马当着习近平的面提到《台湾关系法》。而习近平之后的发言对台湾则提都不提。

如果美国在闭门会议同意习的主张,或是对蔡英文不放心等,干嘛在习面前提《台湾关系法》,难道美国会不知道中国从2011后就把弱化《台湾关系法》作为处理美国对台政策的重点,当着领导者面提《台湾关系法》表示要打他脸吗?

这些谣言最夸张之处,在于美国在台协会理事主席薄瑞光于今(2015)年7月14日已公开讲“九二共识”是两岸人民自己决定,美国不采支持或否定的立场后,还有人说会因为习大大的坚持,所以美国将同意习坚持要有九二共识以稳定两岸关系的主张。当美国政策利用与蓝绿领袖见面场合把对九二共识的美方立场说得这么明确,但还有人认为中国可以扭转局势,要美国对其言听计从,这些亲蓝、亲马、亲统学者们要嘛是看中共媒体太多而被同化,或是自己的仇绿心态使其无法理性面对目前局势,令人感到悲哀。

此外,从去年欧巴马在北京美中峰会以来,已在公开场合多次提到美国的一中政策是根据三公报与《台湾关系法》。这与2009、2011在美中共同峰会声明,或是美中共同记者会的发言,其一中政策只讲三公报但不提《台湾关系法》的状态,可谓有天壤之别。

复习一下,去(2014)年在北京的欧习共同记者会上,欧巴马对台湾议题是这么说的“I reaffirmed my strong commitment to our One-China policy based on the Three Joint Communiqués and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  And we encourage further progress by both sides of the Taiwan Strait towards building ties, reducing tensions and promoting stability on the basis of dignity and respect, which is in the interest of both sides, as well as the region and the United States.”

今(2015)年国家安全顾问莱斯在9月21日于乔治城大学的演讲中,表示美国的一中政策是基于美中三公报与《台湾关系法》,寻求两岸关系的和平与稳定,反对任何一方单方面改变现状。亚太助理国务卿与国安会亚洲资深主任在9月22日华府外国记者俱乐部上,也强调美国的一中政策是根据“三个公报与台湾关系法”,并强调美国不会介入台湾选举。

这些作为显示美国的一中政策回到小布希时代的主张,过去七年担心《台湾关系法》被弱化,短期内应不会发生。特别是去年提到两岸联系、降低紧张、提升稳定等作为,都须在尊严与(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进行,虽然今年记者会没这么说,但美国态度已经很明显,这不仅意味着先前甚嚣尘上的弃台论不再,过去在两岸关系或美中关系出问题时,会怪罪台湾不够务实的指控等,现在大概也看不到了。反而美国将要求放在北京,希望北京要展现弹性以与明年新选出来的台湾领导者展开务实交流。

美中实力走向再度出现翻转,中国崛起已成过去式另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这次习近平特别到美国呼吁美商到中国投资。咦,才在四年前,胡锦涛不是还在抱怨美国不应该限制中国对美投资的项目,要开放让中国可以投资或购并美国的高科技产业吗?怎么现在不仅没有持续先前的主张,反而是在呼吁美国企业到中国投资呢?此外,大家如果没记错的话,中国在两三年前对外国投资的姿态还很高,2009年不是通过一个政府采购法,规定政府或是国营企业所采购的产品须有多少成分必须made in china,搞得美、欧、日、韩等外商大跳脚吗?

过去谈人民币汇率问题,是与美中贸易逆差以及美国工作机会被中国夺走有关,但现在对人民币汇率问题的讨论,却是质疑中国对市场化的承诺不够,美国人工作被抢走的说法已较为少见。加上中国自己也承认经济成长在放缓,投资已经无法刺激景气,只有扩大内需的市场化才有得救。国际分析家也普遍对中国经济未来不看好,过去因经济火红的“中国崛起论”,已经被担忧中国能否走出这关的“软硬着陆辩论”,或是认为中国内部可能会出现巨变的“崩解论”等取代。当过去被视为红队的沈大伟(David Shambaugh)都会写出“中国面临裂解”的文章,与章家敦的“中国即将崩溃”采类似观点时,中国从2004年开展的十年崛起,似乎在今天已经走过其战略机遇期了。

此外,过去在美中关系扮演重要润滑剂的经济合作,在中国自己经济力量放缓下,更降低其缓和双边关系紧张的力道。跨国公司也越来越不愿意花钱帮中国游说,这是为何当美中争议越来越高时,过去会有一群生意人往往会因自身利益之故而呼吁冷静,并强调持续经济交流,少提经济争议,才是处理问题之道。但今天这些声音几乎都消失了。这是美中关系自从建交以来最具结构性与长远性的变化。

当经济领域的合作与争议都在出现,使得经济无法缓和政治与安全领域的争议时,除非有重大的战略事故使美中双方可以放下歧见共同合作,否则未来双边关系可能会持续争议不断导致和缓不了的情形。美日有同盟关系,但在1980年代也因经济问题闹得不可开交,甚至当时还有人提到未来会美日大战,当然后因东亚局势以及日本的二十年衰落,使美日经贸争议逐渐淡出议题舞台。但当有同盟关系,而且也共享民主价值的美日都会如此,美中关系的前景就更无法预料了。

发表在 未分类 | 欧习峰会、聊胜于无已关闭评论

李嘉诚都逃了还在幻想中国市场?

最近,中国官方媒体《瞭望智库》抨击香港富豪李嘉诚从中国撤资是“过桥拆板”(过河拆桥),此举引发大众关注中国经济问题。其实中国经济似乎已经病入膏肓,连过去7年来将所有赌注都压在中国身上的马英九,也清楚意识到中国严重的经济问题。

2015年9月2日,马英九出席全球招商论坛时,不敢再提台湾的经济竞争优势是两岸关系与两岸政策;因为,全球对于中国的经济大梦已成恶梦。过去许多台湾商人在中国获取不少利益,然而,这些利益除了建筑在廉价劳力打造的世界工厂之外,还有更多利益是奠基在中国官媒《瞭望智库》抨击李嘉诚的关键内容:权力。

9月上旬,《瞭望智库》以标题〈别让李嘉诚跑了〉,抨击李嘉诚撤走中国资产是过桥抽板。〈别让李嘉诚跑了〉一文同意商业市场的本质是逐利,但指责李嘉诚最近20年在中国获取财富的性质,并不是单纯的商业;因为在中国没有权力资源,完全无法从事地产生意。

〈别让李嘉诚跑了〉此文批评李嘉诚罔顾中国官方对他在基础建设如港口、地产等领域的扶持,如今却在中国经济遭遇危机时抛售物产、出售股份;官媒也痛斥李嘉诚“合作时借权力,卖出时说市场,似乎双重标准,让人难以淡定。

然而,李嘉诚的撤离行动早在2011年就大规模进行,并非在今日中国股市重创、经济前景不明时才撤出。李嘉诚除了因为中国经济前景不明所以撤资外,2012年的香港特首选举,或许也是让李嘉诚不信任中国必须采取自保行动的原因之一。2012年香港特首选举,以李嘉诚为首的香港资本家原以为中国可以接受唐英年或梁振英任一人,李嘉诚等资本家强力支持同是资本家的前财政司与政务司司长唐英年,没想到中国只属意梁振英。

2011年,美国的银行与李嘉诚相继减持中国银行股份,仅2011年第三季,李嘉诚旗下两支基金就减持中国银行19.3亿H股,套现66.6亿港元。2013年,李嘉诚除了继续降低在中国投资的股份外,也开始大规模出售中国房地产,该年总计出售126亿人民币房地产。2014年,李嘉诚持续大规模退出中国房地产行动;例如8月,李嘉诚出售约港币40亿的房地产。总计2013-2014年这一年内就出售约250亿港币房地产。

李嘉诚在2015年继续大规模出售相关物业,中国媒体在7月指出李嘉诚拟以200亿人民币(约1千亿台币)出售上海“世纪汇”。统计显示,李嘉诚在仅仅近3年内就出售在中国将近台币5千亿的房地产等物业。李嘉诚的卖股、卖房地产等物业的举动,严重影响投资界与人民对中国经济的信心,无怪乎中国官媒在中国经济雪上加霜时,不得不痛斥曾经利用“权力”获取经济利益的李嘉诚。

李嘉诚虽然是个指标,但是嗅觉更灵敏的台商早就想撤离中国;许多跑得快的台商早就前往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跑得慢的还在想办法离开。相信大家还记得台湾媒体在前几个月不断吹捧中国“一带一路”政策;如今,“一带一路”早已消失在台湾媒体的视野中,因为中国股市正在告诉全世界关于中国经济的惨景。

基于中国经济不再独领风骚,而且中国经济独领风骚这十几年来,台湾并没有具体获益,反而是贸易与经济过度依赖中国的受害者。着眼于东南亚与南亚是规模仅次欧盟的区域经济体与经济前景,蔡英文因此提出“新南向政策”,引导台湾企业增加在东南亚与南亚的投资,推动与东协、印度等多元、多面向的稳定夥伴关系,同时能协助陷在中国泥淖的台商逃离困境。我们希望这个新南向政策,可以为台湾找到多元、分散风险的台商投资环境。

中国经济数据会说话,中国经济走下坡是不争的事实,目前中国只是希望经济能够软着陆,不要硬着陆。李嘉诚要逃,台商也想逃,连一堆高喊中国一定强、痛骂美帝、日寇的中国有钱人都想逃离中国去当美国人;试想,中国民族主义者都想逃离中国,台湾人却还在期待中国,这不是很怪吗?

发表在 未分类 | 李嘉诚都逃了还在幻想中国市场?已关闭评论

台湾知青与他们的金钟奇想

第50届金钟奖屏除节目讨论,艺人和评审的对抗也成为焦点,不免俗地,涂鸦墙也充斥各种谩骂艺人粗俗低劣的发文,老实说,这里面有些文章看了的确是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甚至是火大的。

“真的快要受不了台湾电视新闻的品质了!台湾媒体真的很烂!”“是喔?最近哪一台报哪则新闻让你看得这么火大?”“老实说我也很久没有看电视新闻了啦,我现在都看网路新闻,品质比较高。

如果继续问下去,这些人所固定收看的“网路新闻”,不外乎就是苦劳网、新头壳、风传媒、上下游、关键评论…这几间所谓的“独立媒体”,往往会让人有一种错觉,好像固定收看这几家媒体的族群就是自诩比较高知识水准、比较有独立思辨能力、比较Follow时事、比较爱台湾……当然这些人也可以理直气壮地回答,的确,这些新闻比较有“品质”,但更有趣的事情是,当接续着往下问,例如问“你怎么分辨这些新闻跟其他新闻比较起来比较有品质?

”或是“那你比较喜欢这里面的哪位记者?哪篇文章?为什么?”,许多人的理气或许就会开始稍稍收敛了起来。从广播与电视自1920年代开始不断发展以来,发生过不少大事件,20世纪在美国、欧陆,大家最爱检讨的议题就是新闻小报化、萤幕充斥膻色腥等问题。应该这么说吧,没有一位传播人能否认,传播的本质就是必须向群众靠拢的,只是这里的群众必须区分得精致一些,就像大众可以很直觉地想像出收看PBS的群众面貌。

也往往很直觉地把一些会认真收看《新闻龙卷风》之类节目的人想得很市井一般,而若是有能力先对群众划分有这样直觉的认知,我想,对“针对不同群众而产制的节目产物”有不同的期待,也应该是一个讨论的大前提。简单来说,在针对一个节目做评论之前,你必须认知“这个节目的目标群众为何?”、“节目希望达到的效果为何”,我们才有办法进行下一步的讨论。

所以说,请不要再拿Daily新闻跟调查报导作品质的比较、不要拿娱乐新闻开刀就俨然屌打整个媒体─若是要讨论媒体之间的优缺,内文脉络、筛文逻辑、议题的切入角度与报导程度、记者的文风、业配的置入优劣等等都是可以讨论的施力点。单一议题的报导比重当然可以放入讨论,也可以摆出一副“老娘(子)最近就是在关注这个议题,媒体怎么可以不报导!”的态度,但是直率点吧,讨论筛文的动机当然可以,但如果你打算从筛文动机就直接否定整个媒体和媒体背后的工作者,那就不要摆出一副客观中立的态度来骂,意识到自己的主观意识并承认,也是独立思辨能力中非常重要的一环不是吗?

好,说到这里,忍不住要提到另一个有趣的现象。笔者常常会询问身旁的广大友人们,若是你们认为台湾的综艺节目品质低落(当然我也非常同意,某些节目只例行性地请通告艺人讨论例行性的议题、甚至在讨论议题之余还顺便性骚扰节目来宾等恶劣行为真的非常值得谴责),那到底什么才是你们心中的优质节目呢?

“料理东西军”、“Running Man”、“超级名模生死斗”…这类外国节目往往会被当成楷模,当然最近中国一些窜红的节目也不在回答少数。老实说,大家在讨论中国的娱乐性节目品质远高于台湾的同时,不妨也可以注意一下这些节目背后的企划人员,有许多是移植台湾的电视圈人员前去规划拍摄的。如果再仔细一点看,不难发现中国的娱乐圈发展也正走向台湾发展的老路─或说我甚至觉得这可能是国际性的老路──开始更重视节目的刺激性、感官性等等。

如果我们体认到这是大众文化之不可不为,或更精确来说,是我们的文化促成了这样的风格演变,那到底在这样的脉络下,我们怎么去分辨品质的良窳?又如何去提升一个节目的品质?这便是需要更大想像的事情了。

其实台湾的综艺节目草根性非常明显,一部分看得见当初秀场文化的影子、一部分也看得出来游戏跟谈话性节目的演进。拿近期一点的节目来谈,《女王的密室》这个互动性高的机智问答节目就让人印象十分深刻,这是台湾在网路互动与节目连结中间做出优秀表现的作品;谈话性节目其实也出了不少试图走知性感性风格的作品,其实近期的康熙来了,也的确在落实蔡康永于金钟奖上提及的“小人物化”这件事情;旅游节目近年培养了一些新秀,美食节目套入游戏的风格做尝试也早已不是新闻…假设你不是很能理解这些节目的脉络,就恣意贴上“粗枝滥造”的标签,艺人们的愤怒绝对可以理解。

因此,笔者常常好奇:当我们批评一个艺人口口声声“内地、内地”的时候,为何却鲜少有人愿意放下偏见去理解台湾娱乐节目的发展与制作脉络?如果你用严苛的政治角度去审视这些艺人的发言表现,那为什么没有用同样严苛的角度去检验那些所谓“非主流演艺人员”的作品展出?(好像高举某种意识形态,我们就得为作品的粗劣买单,亲爱的,那不是性格,那是一种对于台湾文化符码的玷污)为什么台湾的观众不能用同等的耐心去理解台湾的电视产业脉络?又或是为什么总是不能去除自贬的语言来讨论我们希冀的传媒发展?

新闻亦然、节目亦然,如果没办法跳脱他人评论给予的框架,批评除了自贬以外到底还有什么效果?站在远处谩骂永远是容易的,但程度仅止于谩骂的观众不也是正在加速这个产业的衰老跟没落吗?若是不能设身处地的与大众文化并肩,又怎能看出我们所希望的传媒新未来?在全球电视媒体都致力于发展新的互动性、不可取代的优势时,台湾的电视人、学子、阅听众仍是停顿于批评与毫无脉络的厌恶之中。而这些对于台湾艺人理盲的厌恶,又或者不是出于台湾文化脉络中一种根深柢固的、对于文化的自卑呢?

当台北电影节由一部拍摄唐朝背景的电影拔得头筹,民众却死命叫好;当台湾演艺圈遇到金援困境,民众却对台湾本土艺人投以不屑的目光之时,我们又怎么能期待这些艺人同我们一起创造出属于台湾的文化符码、或是携同台湾一起向前呢?台湾知识青年对于艺人的想像仍是停留在早期对于戏子的认知一般贫乏,甚至无法辨别在艺人表演脉络、电视发展脉络中的突破与精进,着实让人觉得遗憾与无奈。

发表在 未分类 | 台湾知青与他们的金钟奇想已关闭评论

怎么放假才对不起国家民族?

廿九日风雨变小了,不但让南部的首长免于被骂成猪头,就连昨天新北市与台北市决定放半天假的这种决策都显得英明起来,但是笔者有不同的看法。首先,我要先批评做出放半天假这种决策的人。

会做出这种决策的人,应该没有那种南北奔波就为了赶上班、赶上学的生活经验吧!会下达这种二十九号上午放假下午上班上学的指示,再一次让我们见识到,一群生活圈大多局限在北部的高级知识菁英,就是会做出让我们傻眼的决策。虽然昨晚新北市与台北市从善如流,总算宣布放二十九号一整天假,但针对“仅仅允放半天假”这种决定,笔者还是要批判。

会做出这种决策的人,他们想必不知道,这次杜鹃台风的强大风雨已经造成许多人必须需要整整一天的时间来清理家里,马路上也一定会有很多垃圾;他们想必不知道,为了二十九日下午要上班上学,台湾二十九日上午整个交通系统势必会超级爆满。可是大家仔细想想吧,二十九日上午可能还是风雨交加呢!

搭高铁?搭台铁?搭公车?搭飞机?自己开车?这岂不是要驾驶员和乘客一起玩命吗!更遑论杜鹃台风的风雨很有可能对我们的交通设施做出重大破坏,路可能断,桥可能塌,他们有想到这一层吗?

问题不只是思虑不周,从这种仅仅允放半天假的决策中,我看到的不是魄力,我看到的不是精准,我看到的只是一种迷信——一种认为万事万物都可以计算得很准的迷信。我必须痛苦地说,就算台湾的交通系统都很耐用,经过大风大雨的攻击以后仍然完好无缺,难道杜鹃台风的风雨就会准时乖乖地在二十九日的凌晨左右离开新北市和台北市吗?气象预测有它一定的误差,我们必须考量到这个误差,因此我们必须料台从宽,这才是万全之策。

更别说新北市和台北市经过此等大风大雨的摧残,笔者实在不敢去猜测会有多少摇摇欲坠的招牌会在何时脱离它们所附着的建筑物。每个人为了赶在二十九日下午上班上学,早上可能整个马路上都塞满了人和车子,这时候一块大招牌如果掉下来,请问又要砸到多少人啊?

所以,南部的首长决定不放假,我并不认为这是个英明的决策。我的看法还是一句老话,料台要从宽。我反对不放假的理由,就跟我反对放半天假的理由差不多。交通系统会有损害,气象预测会有误差,摇摇欲坠的招牌可能会掉下来,有些人家里需要清理或处理善后,这四个理由让我坚决主张二十九日应该要放整天假。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仅仅允放半天假”这个决策让我们对所谓的“面面俱到”又有了新的体验。有人就是想要同时满足主假派和反假派,才会抬出这个奇怪的决策。这让笔者想起网路上的一个笑话。笑话是这样的,某一天“主张二加二等于四的人”和“主张二加二等于五的人”争论不休,此时一个号称中立的人跑出来大声嚷嚷说:“大家不要吵了,我是客观中立的公道人,我现在主张二加二等于四点五,这样可以了吧。”这个笑话拿来对照这种“仅仅允放半天假”的决策可就让人笑得无奈了。

其实,退个一万步来说,风雨变小却放了一天假,那些财团的大老板们顶多嘴巴碎碎念罢了,他们的公司难道会因为少做一天生意就倒闭吗?可是,要是在大风大雨中,人民因为要上班上学而导致出了什么差错,请问谁能赔得起啊?请问不可逆的伤害能补救吗?孰轻孰重,不难判断。像今天这样没风没雨,我会说那是台湾人运气好,我并不会说南部的首长比较英明。

我知道台湾人很不理性,这多少导致了政府决定要不要放假都会被骂,但是看看廿八日的风雨吧,高估风雨多放假和低估风雨出人命,哪个会被骂得比较轻,不难判断吧!所以我在这里要苦口婆心地劝告我们台湾人,气象预测就是有它一定的误差,假设真的高估了风雨而多放了一天假。

我们也没有损失什么,台湾人平常工作已经很累很累了,趁这个多出来的假日好好休息或者是陪陪家人没什么不好,而且别忘了,真的有人需要一天的时间来清理家里或处理善后,毕竟在台风天,是不可能每个人都全身而退的。如果政府以后又高估了风雨而多放了一天假,我建议台湾人还是不要骂了吧。最后我要告诉柯文哲,你终究没有对不起国家民族,你最后决定放整天假是对的,但是你差一点就真的要对不起国家民族了。奉劝所有行政首长,不要再下达这种放半天假或不放假的指示了。

发表在 未分类 | 怎么放假才对不起国家民族?已关闭评论

行政决策并非赌注

位于亚热带的台湾,一年台风何其多,却鲜少像这回杜鹃台风引来全台挞伐。判断是否达台风假之标准,需要气象局科学的台风路径潜势预测评估;数据是死的,地方首长绷紧神经开会讨论的考虑要件除了人民财产安全的维护。还包括放假对于依照国家行事历排定的工作所造成的延宕,对企业工厂的运作停摆造成的损失。

不仅考验着决策者对未来不可知的理性判断,更考验着决策者对于受众的人性体谅;决策者的难为,就在理性与人性间拔河,“决定”更是在台风假决定、政治决定、民意决定之间的一场赌掷。杜鹃台风来袭时,适逢中秋返乡团圆潮,交通部原预估国道涌进280万辆车次,28日收假预计达高峰;然而,却遇到台风搅局使得航班大乱,造成超过36万人受到影响。

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地方政府在评估放假与否的时候,并没有将返乡必得拉长的时间、受到风雨影响及交通管制被迫延宕的时间,使得原本安排好回程的旅客受到突如其来的停班停课时间与原本安排妥当的时间之变动,28日收假最后一天,双铁陆续停开,而空中交通也有超过400个航班取消。拿笔者来说,放弃三点停驶而洛阳纸贵,塞成一团像逃难的高铁,费尽辛苦抢到周一晚上近九点的客运。

晚间六时后,却宣布国道客运全面停驶,复开时间不详,这时台北市是否放假尚不明朗,返南游子面对隔天要上班却不知如何归返的心情就这样紧盯着新闻跑马灯和网路讯息。此时,只考虑这三个都会通勤网络的北北基,却决议29日下午正常上班上课,从南部回台北上班上课的游客最快要两个小时,高铁如何在短短三个小时内含纳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到公司学校,而不被记旷职旷课扣薪水的芸芸众生?

就更别说高昂的高铁费、没有高铁或台铁的城乡运输、每逢风雨就断线封路的东部交通等等所凸显的阶级不平等。然而,这个时候的高铁比灰姑娘赶十二点的南瓜马车更珍贵,复开与否仍没定数;过了两个小时,北北基峰回路转,全天停班停课,高铁宣布隔天中午复驶,大家又冲到便利商店或高铁站狂抢车票,难民现象再起。

台南跟高雄的情况也不遑多让,原本九点宣布的台南市也迟至九点半才宣布正常上班上课;高雄市也在晚上十点宣布同样的决定而引发南部民众的不满。不管是北北基还是北高,期待赚到台风假的民众虽有之,真正引发争议的并不是放假得失,而是交通大乱影响的不是只有由南返北的民众,同样也有从四方无路回家的旅人;就甭说北北基的下午恢复上班上课,短短三、四小时一再造成民众栉风沐雨、劳顿奔波之不便,而缺乏完善托育、托老的社福政策,更使得突然的变化让人民家务托付的问题更显严重。

笔者期许台湾的执政官员,数据预测固然重要,我也知道,“决定”并不容易,是理性评估,也是运气拚搏;事后诸葛来评断放假决策的成败与否,不仅是将市民的财产安全置于博弈的投机态度,对于台风假日的无风无雨,又发出“对不起国家民族”的轻佻言语,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整个中秋假期才三天,一个月前就开始抢票,遇到杜鹃台风,抢票的情况接二连三,全然出在于缺乏连假意外状况的预防措施!台铁西部电气化至今37年、东部太鲁阁号营运至今第9年、高铁通车8年,台湾人最重视的团圆三大节,每年皆有之、每年抢票依旧,夸张的是,直到杜鹃台风袭台才由今年一月甫上任的交通部长陈建宇在29日的公开致歉“未来若遭逢台风影响,重要交通运输应变计画将提早确认,并于陆警发布同时启动应变SOP。”得知,原来交通部在规划节庆连假的售票机制时,只在意卖了几张票、能加开多少班以容纳更多人,对于意外规划全然阙如!

杜鹃台风对交通部、北北基、台南、高雄等几个决策首长的批评,不在于“假日”本身,这次暴露出来的问题有三:(一)地方政府决策的朝令夕改,缺乏对收假北返乘客的周全思虑;(二)马政府沈睡不醒,迟来的道歉不是道歉;(三)中央(行政院、交通部)与地方政府缺乏协调共识。

我相信,在岗位上的地方首长在面对无可全然预估的天灾判断,都已经尽到最大努力,要让各方的损害降到最低;同时,也对在秋节期间及台风造成的交通大乱,牺牲与家人团圆在工作岗位服务大众的工作人员致上最大谢意。由衷期待,杜鹃台风凸显的交通问题,能让中央与地方在未来的行政协调上更臻谨慎周全,让台湾享受服务的旅客与服务旅客的工作人员,都能因此共享保障。

发表在 未分类 | 行政决策并非赌注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