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最初的问题:《82 年生的金智英》有什么好引起争议的?

如果当社会上有一半的人,始终处在压迫之中,却浑然未觉。如今,她们却有了察觉的方式,甚至因此有了付诸行动的契机,那么另一半的人,会不会感到害怕呢?

台湾的状况与南韩不同,南韩的性别处境严峻,女性主义者必须要隐姓埋名才能进行运动,否则很容易受到攻击。

但是在台湾,依然存在性别歧视。有人指责女性「拿了父权红利」(实际上是误用了

是社会的受益者、有人坚持女性的困境并不是性别造成的。但是同时,女性驾驶会被嘲笑为「三宝」,女性被讽刺说「不用负担经济压力」。这一切,不都说明性别因素依然影响着我们的生活吗?

而且诡异的是,性别明明确实造成了差异,但是人们却倾向认为「这种差异并不存在」。因此主张「差异存在啊!」的《82 年生的金智英》,才会被视为毒蛇猛兽——如果这本书又毒又猛,那也是因为性别歧视本身,早已经毒害了人们的生活。

这不是在开玩笑。如果你曾经面临这样的自我怀疑,那表示你可能在人生的经历当中,经历了自我认同的危机(self identity crisis)1。其中一种可能是,你的内在可能出现了不同的声音或是情绪,让你吓了一跳──

  1. 你发现你已经不能够用「以前你所认识的自己」来定义现在的你了;
  2. 还有一种可能是,过去你所点的那些技能,不再足够让你去面对当前的困境,所以你必须成为一个新的自己,把自己打造成2.0,才能够度过危机;
  3. 还有还有一种可能是,其实你没遇到什么问题,每天都过着一成不变、没有好也没有不好的日子,可是你总觉得有某一部分的自己的压抑了,闷闷的、很不自由,所以你的心灵想要出走。

于是,你怀抱着恐惧、忐忑、和不安开启了你的旅程。

艾莎受到某一种召唤,一开始她有点犹豫要不要接受这个召唤,但后来她不小心开启了某一个力量,让她原本安稳的生活起了动荡(王城地震),接着小精灵长老佩比爷爷来找她提出警告,于是她不得不离开原本熟悉的稳定的世界,踏上寻找自己身世之谜的旅程(你看吧,几乎所有的冒险者都是被动地踏上旅程)。

在这个过程当中,她历经朋友陪伴、孤独寂寞、自我怀疑、过往的创伤、驾驭内在躁动不安的黑暗、死亡与重生。而故事的结束也像以往大多的英雄故事一样有一个圣婚3(只不过结婚的是安娜和阿克XD),然后回到了原先祥和的世界。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