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与毒化灾的距离:谈毒化灾的觉察与应变

生活在现代社会的我们,食衣住行都离不开化学工业的产物。从随手可得的塑胶餐具、防水防风的户外衣物,到头昏脑热时一把吞下的成药,便利的现代生活让我们已经无法离开化学工业的产品。但是,这样的生活也并非全无风险,化学物质未经妥善处理造成的毒化灾事件,就曾经造成人类历史上极大的灾害。

1984 年12 月3 日凌晨,印度博帕尔市的农药工厂发生大量「异氰酸甲酯」泄漏的灾难,引发了严重的后果。此一灾难造成2.5 万人直接致死, 55 万人间接致死,另外有20 万人永久伤残。当地居民的罹癌率与儿童夭折率至今仍然比印度其他城市来得高。印度博帕尔灾难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工业化学意外,影响的后果也相当深远。

更近期的类似案例发生在2015 年8 月12 日于中国天津,储存有约40 种危险化学品的仓库发生爆炸,据官方统计共有165 人罹难、 8 人失踪、 798 人受伤, 16 所学校受损,为中国消防人员死伤最多且后果最惨重的化学危险品事故。

在台湾其实也不乏一些化学相关工业,过去发生过一些和化学物质有关的意外事件,例如

但幸好发生过的事故都属小型,且应变处置得宜,未曾发生真正的大型灾难。但居安思危,你是否曾经思考过,万一有相关的事件发生了,该怎么应变自保呢?

毒化灾:和毒性化学物质有关的火灾、爆炸、泄漏

环保署依「毒性及关注化学物质管理法」列管的化学物质,现在有340 种,这些物质运作发生火灾、爆炸及泄漏意外事故,就称为「毒化灾」。

而又是哪里发生毒化灾的风险会比较高呢?只要是制造储存、使用到上述列管化学物质的场所皆有可能,风险还要视化学物质的种类、数量、剂量而定。举例来说,过往中国石油化学厂及李长荣化工厂就发生过「环己烷」外泄,而引发火灾的事故;而2017 年云林麦寮大连化工也曾发生「醋酸乙烯酯」外泄意外;但幸好均未造成严重的后果。

小知识:「毒化灾」与「化学灾害」属于不同的范畴与主管机关。「毒化灾」专指牵涉到「毒性及关注化学物质管理法」列管的化学物质的事故,行政院环境保护署依法为毒性化学物质灾害防救业务主管机关。而「化学灾害」则主要由各地防救灾机关处理,环保署设立的「环境事故咨询中心」与现场的技术小组协助提供处理建议及支援。


台湾人口密集,许多人的活动范围可能离石化厂、小型工厂只有几步之遥,视线往上抬就可见石化厂的大烟囱。除了石化厂周围处于高风险区外,农药合成及电镀工厂,甚至于大学校院的实验室,都是有可能是列管毒化物的运作场所。现今的法规对于毒化物有相当严格的控管,需于运作前申报资料取得核可,包装容器及运作场所也会有规定的标示事项;另外,毒化物的运作及其释放量也应制作纪录、定期申报。经过这样层层的控管,方能尽可能的将发生事故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真的发生了该怎么办?注意灾防警告、即时通报

毒化事故的发生通常不会无声无息,我们可藉由「望、闻、听」来察觉事故的发生:当看见低层的天空出现橘色、绿色或红色云雾,或有大批动物死亡或植物枯萎的现象;闻到非预期的味道,像是刺鼻味、大蒜味、浓郁的花果香,甚至出现恶心、呼吸困难的状况;听到瞬间的爆炸声伴随刺鼻的气体,这些都是疑似相关事故正在发生的线索。

另外,台湾已经启用了灾防告警系统 (Public Warning System, PWS),这套系统当然不只用于地震,只要区域有可能发生或已发生灾害区域,主管机关就可以透过基地台,以广播方式将讯息传送给区域内4G用户的手机,让大家尽早离灾、避灾。

另外,任何毒化物事故都会启动相关的灾害应变机制,若灾害事故现场有相关危害性化学物质运作,消防救灾单位也会通报环保署的「环境事故专业咨询中心」,提供专业咨询与技术协助。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