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车是问题吗?

接续上篇对机车安全问题的讨论,阿姆斯特丹大概是几个都会之中最积极提案的城市,每次地方选举,必然会有候选人以赶走机车为政见。道路安全谁优先?2013 年阿姆斯特丹市议会发了文情并茂的提案,沈痛表示已经把所有交警的人力都用上、辛勤地拦检机车骑士,仍旧无法吓阻飙车情事。

该提案希望所有机车骑士都戴安全帽、要求他们一律骑在车道上,甚至建议彻底废除轻机车这个真伪难辨的车款类别,只生产可骑道路的机车,减少争议。此案送到国会被经过各方辩论之后被多数反对,认为此举严重危害机车族安全,法案打回阿姆斯特丹重新再来。

经过两年积极联署,市议会在2015又重提法案,这一次,交通部长一改多年来坚持不可能要求所有机车骑士戴安全帽的看法,近日甚至对阿姆斯特丹交通表示同情,表示市政团队也许真的已经用尽方法和资源,应允让阿姆斯特丹试行法案。国会目前还对此在讨论中,但自行车族对此充满希望。

这法案听起来不错,但到底保护了谁的安全?解决了什么问题?如果对脚踏车族的危害是因为超速,把机车族赶到车道上,并不能解决超速的问题;遵守交通规则的机车族亦发声抗议,为何得牺牲他们的安全,用时速25公里前进于高速汽车道上,显然才是把他们置入险境。习惯骑在汽车道上的台湾机车族可能不解,骑在汽车道有什么困难?人家我们日日时时这么做,但这也许有点文化差异的因子在里面。

现在的荷兰机车族,其实都是前或现任自行车族,要是有人在阿姆斯特丹骑过脚踏车,大概会有印象,脚踏车是用路老大,荷兰人从小骑车,理直气壮的表示车体是身体的一部分,他们超载、总是分心、打手机传简讯看报有之、经常不遵守交通规则、尖峰时段更是充满狠劲,阿姆斯特丹政府才为此推出充满荷式幽默的脚踏车安全须知广宣(link is external),对象虽然是观光客,其实根本就是说给广大的自行车骑士听。这些人把被专用道保护的习惯带上速度较高的机车,突然要面临比自己体积更大、速度更快的汽车,其实抗压力和用路知识都是不足的。

我觉得讲路权这件事情大家都是很自私的,谁不希望自己使用的路最大最自由。像我这样一个没有驾照、不骑机车、在荷兰多年亦避免骑脚踏车,始终坚持大众运输和步行的异类,当然希望人行道有多宽盖多宽,最好全面禁止所有私人交通工具。但我要用路难道别人不用吗?

面对日益扩张的脚踏车族群和复杂化的道路使用,在全国拥有400万会员的皇家荷兰旅游俱乐部(Algemene Nederlandse Wielrijdersbond or ANWB)自感身负社会责任,率先在2015年底提出未来道路规划的发想(注1),他们建议,应将所有的交通工具按照尺寸大小区分,未来城市的道路,则以该地区主要用路族群来规划,其他的群体,须以客者的身份通行,道路设计并不会以客人的需求改变。好比脚踏车为多数的区域,主体设计道路便以自行车道优先。

此提案区分的六大类交通工具包括:步行、重35公斤和宽1.5公尺(包含自行车或电脚踏车)、重350公斤和宽两公尺(包含所有机车)、重3500公斤(包含所有轿车和小货车)、公车和卡车、电车。按照这六大类,城市道路可区分为限速10公里步行为主的行人区、限速20公里的自行车区、限速30公里的机车区、限速50公里的汽车和大车区。

俱乐部指出,这个设计的特色,在于所有小型的工具,可以往上使用大型工具的区域,好比步行者可使用自行车区、脚踏车可骑驶于机车区以此类推,然而大型工具,在小型工具区则是客者,须礼让先行。这方案最大的讨论热点,当然是我们难道真的要让机车有自己的路吗?荷兰政府对此白皮书表示欢迎,呼吁所有交通专家提出他们的看法。机车困境是危机,也可能是都市发展的转机。

机车是问题吗?台湾的机车族满布,尽管看似缺乏系统性规划,倒也兀自衍生出原则上靠右行,必须和公车、计程车和路边停车分享慢车道这样的无奈默契,现在无端杀出脚踏车抢道,抢不到,和汽机车争道又危险,自行车便自然骑到人行道,行人安全受到威胁,因此约莫是这样衍生出需要自行车道的讨论。但我们也许更该问:“怎么不开专属机车道呢?机车族明明是大宗,为什么反而要特别照顾少数族群的脚踏车族?”

我始终觉得这世界上并没有任何政策,可以直接剪下贴上复制在不同国家,国外的月亮就算比较圆,也不表示那该当成为我们的向往,也许以台北市的居住密集度来说,脚踏车的确是值得推行的代步工具,但现行就是有这么多的机车,而路就这么宽,总不可能给所有人专用道。

也许我们需要更有创意的解方,好比像这样充满想像的,规划特定路线限制特定汽机脚踏车通行。或者他国的经验只是告诉我们,强化改变行为动机的做法,像是汽机车停车位置缩减且收费、脚踏车免费、大众交通工具减价,都不能有效地达到推广目的,毕竟市民再怎么样也不过就是图个快又安全的行路。

严格说来,如果我们的政府和智库,重视这个族群的路权,理解有些交通工具,不是你假装看不见,他们就会从地表消失。路权和人权一样应当被保障。即便是环境问题,汽车排气量其实远超过机车许多,电动汽机车的推行,也许才是符合台湾当前社会环境的发展目标。如果我们当年对机车文化的推动有这样全面的尽心,也许今日便能成为面临挑战的荷兰政府前来取经的对象。台湾政策才有可能成为正在面临挑战的荷兰政府前来参考的模范。路权讨论,也许可以再机车一点点。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