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面孔的贪腐

国际透明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发表2013年的报告,被经济学人杂志引述后,台湾媒体也争相报导内容有提到台湾的数据。有三张图值得想想。一是你是否曾行贿?显示为 36% 的人是有行贿的。

二是你“觉得”贪腐情况有否在减少?答案是“感觉”有减少。三是你“觉得”个人能否改变贪腐的情形?答案则很有意思, 36% 的人觉得无力改变, 64% 的人觉得改变是可能的。第一张图是硬梆梆的经验谈,有贪污就有贪污,有行贿就有行贿,只要受访者是照实回答的话,我们真的可以说,这是马英九政府上任以来一个很不令人意外(但恐怕令689万选民中曾“真心”披上红衣上街的人意外)的结果。

每当有重大首长或政治指标人物贪污的时候,我们的媒体总是追的很紧,也因此我们看到林益世、赖素如、李朝卿等案件被报大幅报导。而社会也为了法院对林益世的判决有许多不满。但这样子真的是应该的看法吗?这份数据难道不是在告诉我们,整体结构性的贪腐是非常严重的,而这一些个人的贪腐,更应该被视为整个贪腐的国民党的冰山一角,而不是几匹害群之马而已吗?

马金体制在面对贪腐问题丛生的操作方法,就是筑起防火墙,把贪腐限缩在几个样板人物上,让整个社会大众追着他们打,看他们被起诉重判,大声叫好,看他们被轻判,则义愤填膺。但问题是,一个林益世或一个赖素如,一点都不可怕,可怕的是让林益世得以如鱼得水,平步青云的中国国民党党国体制。

就是这个社会总是上当,追着几个名人跑,见树不见林,所以林益世的判决出来时,社会一片哗然,好像司法多不公正一般。却鲜少人注意到,林益世的判案,是台北地院的几名法官们,勇敢地在拒绝服膺真正败坏司法的“实质影响力说”,而林益世在现有的法律上,确实可以如此被轻判。

这个社会本应要透过这个判决学到的教训是,我国的贪污治罪相关法律是极需要更新修改的,而“号称”清廉自持的马英九政府更拥有绝对的“权力”来为反贪腐的法治做出改革。他与他带领的政党、政府、党国体制,对不健全的法律的刻意维护,才是真正造成贪腐问题丛生的原因。

但这个社会的大家却都重重拿起小恶,轻轻放下大恶。这就是为何,在第二张图中,受访者“觉得”贪腐有在减少。当社会总是把注意力放在不重要的个别人物,却不见巨大的贪腐集团时,当然觉得贪腐有减少。

尤其是林益世等人一出事,马英九先生就可以把他们切割干净,接着媒体喊打喊杀,众人目光又集中在林益世多可恶,而不是这个把他养成这么大尾的中国国民党。这同时也是为何这个社会对前些日子里,监察院有关国民党党产的资料,被恶意销毁的事件,似乎不痛不痒的。

结构的、系统的、集体的“恶”,总是没有面孔,让人很难抓出一个单一的人,一件事来审视。而在特别有人情味、认脸最重要的台湾,一个贪了几亿的个人,会被谴责好几年,但一个贪了上兆的贪腐的集团,却只会被报导几天。

第三张图,是国际透明组织真正意图,也就是“希望”。每个国家与社会里的个人,是否面对这个问题是无力的,亦或是他们仍然“相信”自己是可以改变这个困局的?台湾这几年最令人沮丧的,除却物质上的政治经济的倒退,政府的失灵以外,真正严重的,是想梦、敢梦的勇气。是的,我们在一个很糟的局势里,但我们是否还要如此?但我们相不相信我们值得更好?可以更好?

这图中有趣的是,觉得无力改变的人共有 36% ,恰巧与行贿贪腐的数字 36% 相符合。是否人一旦必须要跟黑暗的贪腐共行之后,就对改变毫无期许了呢?但同时间,我们看到的是 64% 的人相信改变是可能的。也就是说,在如此低迷的大环境下,我们超过一半的人,仍然对改变这一切抱有希望。就让我用一句魔鬼终结者的台词来结束,“你不知道你自己有多重要,若你在听,你就是反抗的一部份”。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