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中的人是谁?那些与玛丽·居礼同时代,却鲜为人知的女性科学家

1938 年3 月的一天,物理学家汉斯·贝特(Hans Bethe) 在华盛顿特区参加完一场关于恒星能量和核过程的会议后,登上了返回康奈尔的火车。下车时,他勾勒出一个让他日后荣获诺贝尔奖的想法。这样的传奇总是让我想起科学史上那激荡人心的几十年:量子力学和高能物理在那个时代诞生,他们的开创者也被人铭记。

在推特上发了一张那次会议的照片,并列出了有出席的一些著名(男性)科学家,但补充说: 「不知道这位孤零零的女性物理学家是谁?」网友猜了好几个人,从爱因斯坦的夫人到莉泽·迈特纳 (Lise Meitner);当然,还有玛丽·居礼(居礼夫人),但1938年的时候,她已经逝世四年;斯人已去,世间犹存!

许多人唯一叫得出名字的女科学家:玛丽·居礼

玛丽·居礼不仅仅是女科学家的代表,也是许多人唯一能叫得出名字的女科学家。2014年,地质学家辛西亚·布雷克 (Cynthia Burek)和贝蒂·希格斯 (Bettie Higgs)就公开对女科学家群体的认知开展了一项初步调查,结果表明根本不存在什么公众对女科学家群体的认知。

当被要求在五分钟内列出十位女科学家的名字时,将近五分之一的受访者一个都列不出来。那么能列出来的呢?其中四分之三提到了玛丽·居礼,这里面许多人只知道玛丽·居礼。仅有1.2% 的人能说出十位女科学家,包括健在的和已故的。你也可以拿一张纸试着写写看。不能问同事,不能列举同事、合作者或家庭成员,也不能查Google。

为什么玛丽·居礼的光芒盖过了其他女科学家?她两度获得诺贝尔奖,而且是两种不同学科奖项——化学奖和物理学奖,她当然是独一无二的。弗雷德里克·桑格(Fred Sanger) 两次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约翰·巴丁(John Bardeen) 两次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但是布雷克和希格斯推测,她至高无上的声誉可能和她所遭遇的人生悲剧有关:为了科学而在阁楼中忍饥挨饿,丈夫兼合作者皮埃尔在马车事故中死亡,她自己从事的研究慢慢夺走了她的生命。亦或是深入探寻原子内部运作所固有的危险和神秘使得我们对她念念不忘。

那些与玛丽·居礼同时代,却鲜为人知的女科学家

值得注意的是,将一种职业简化成几个标志性人物,并不只是女科学家会遇到的问题。有些调查要求非科学家的受访者说出几个科学家的名字,最后一般只能得到一个很短的名单,其中包括爱因斯坦、达尔文、牛顿,当然还有玛丽·居礼。即使是科学家也基本上列不出多少人,得到的名单和上面这张也差不多。

2014年在伦敦皇家学会举行的关于科学界女性的大会上,与会者列出的前三名科学家分别是爱因斯坦、达尔文和玛丽·居礼,前十名中没有其他女性,而且只有另外一名化学家(巴斯德)。我认为这种现状对女性科学家来说是极有问题的,因为与她们的男性同事相比,她们在职业生涯中更容易被忽视或被低估。

玛丽·居礼的影响如影随形环绕在我们身边,在每一张关于科学界著名女性的海报上几乎都能见到她,却也因此模糊了我们对其他科学女性的认知。

如果我们将眼光从玛丽·居礼身上挪开,仔细看看科学界其他的女性,很显然,她并不是那些年在核化学和原子物理学领域工作的唯一女性。翻看一下那个时代的照片,你可以看到尼尔斯·波耳(Niels Bohr)、维尔纳·海森堡(Werner Heisenberg)和沃尔夫冈·包立(Wolfgang Pauli)在进行深入交谈,也能看到埃尔温·薛丁格(Erwin Schrödinger)手拿粉笔靠着黑板。但是在为詹姆斯·弗兰克(James Franck)举行的派对上(图2),坐在爱因斯坦两边的女性是谁呢?

贝特和爱因斯坦均出席了前文所提的那场1938 年的会议,但是会议照片中(图1)那位唯一的女性如果不是玛丽·居礼或爱因斯坦夫人,那她到底是谁呢?

碰巧的是,她是我所研究的计算化学领域的一位奠基性人物,一位我在此之前也并不了解的人物。这些女性是谁?她们为我们了解原子做出了什么贡献?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