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因遗产分配不公:弟弟枪杀姐全家4人

多伦多的科技公司Wysdom.AI和其他许多同类公司一样,有着很体面的办公室,里面有开放式的工作环境,提供免费的周五午餐,免费的周二按摩。但是这些福利都在三月份的时候消失了,因为COVID-19疫情把员工们都送回了家。图源:Wysdom.AI官网现在已经过去6个月了,总部位于Richmond Hill的Wysdom.AI主要业务是制作自动化客户服务软件。其首席执行官Ian Collins表示,公司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Wysdom.AI的总部办公室有1万平方英尺的面积,而且已经签订了多年租约,总共租金高达数十万加币。但是,Collins说,由于公司80名员工享受疫情下的工作灵活度,并且生产力也没有降低,因此他决定永久性投入远程办公。除了可能的偶尔培训课程或员工特别活动外,办公室将空无一人。他说:“关于办公室能激发创造力的各种所谓理论,我认为都是一些空洞的神话,都是那些房地产经纪人和商业地产房东口中的故事。

“事实是:没有了办公室,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高效。”那么,还会有多少白领和知识领域的公司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呢?顾问和行业观察家说,虽然已经掌握了半年的数据和证据,但是许多公司仍然还未采取行动。图源:Shopify offices in Toronto/Bloomberg他们说,虽然远程办公有明显的好处,比如消除通勤、节省长期运营成本,但也有一些不利的方面。

工作倦怠,工作和家庭生活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会是一个明显的问题。大家会担心,无论公司使用的视频技术多么先进,也仍然无法比得上面对面开会。可能,还是有很多人认为,面对面的交流,可以激发创新,并提高工作热情。加拿大独立商业联合会主席Dan Kelly说:“所有其他的解决方案都不够完美。

“趋势经常会在前进一段距离后出现回弹。我完全可以预想到,许多员工在感受了几年在家工作的感觉之后会说,‘你知道么?我们真的是太想念团队在一起的时光。现在,让我们把大家都召集回来办公室吧!’”Facebook和Google公司都已表示,他们将允许员工自愿在家工作,至少可以到2021年7月。据报道,加拿大电子商务巨头Shopify在宣布其大部分员工可以无限期在家工作之后,已经腾空了渥太华的总部办公室。

图源:@lifeatgoogle/Instagram工作场所策略和创新的副总裁Robyn Baxter说,在高力国际(Colliers Internatioanl),商业房地产经纪人目前还没有感到恐慌。Baxter说:“虽然春季的市场情况缓慢,但是夏季的情况又开始好转了。”Baxter说,最近有一位高级主管告诉她,大家可以在家中运营业务,但是无法在家中实现业务增长。“在某些时候,人们需要和他们的人聚在一起。”

代表加拿大发展最快的科技公司领导人的创新者委员会,在上个月进行过一项调查,得出了类似的结果。该委员会询问了150名技术领导人,有6%的人表示会计划保持远程工作状态,47%的人表示会采用混合模式,而27%的人表示会计划返回办公室。UBC组织行为与人力资源教授Becky Paluch说,在与配偶和子女一起生活和工作的家庭中,出现了工作与家庭的冲突。

Paluch说,她正在监视的一件事是,雇主如何支持这些员工,尤其是女性。她说:“从长期来看,我们将看到更多关于工作倦怠的问题。”多伦多大学组织行为学教授David Zweig表示,工作疲劳正在加剧。“现在,我正在努力让妻子完成她的工作,因此我得让孩子们一直有事可做。在过去几个月里,我们一直在权衡角色,这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也就是说,对于一些人来说,疫情实际上也抬高了在家工作的门槛。震惊加拿大的大多伦多地区Oshawa民宅屠杀案发生后,警方证实5名死者分别为一名父亲和他的三个孩子以及凶手本人。随着案件调查,媒体披露此案是因凶手对父亲分配遗产不公产生怨恨,驱车2000公里来到安省欲杀害姐姐全家,并在警察赶到之前自杀,结果姐姐腿部中枪幸免于难,家中长子因在读大学躲过一劫,其余父子4人惨死枪下。

惨案中死亡的父子4人据CBC报道,本案被嫌犯杀害的四名死者分别是50岁父亲Chris Traynor及其子女20岁的Bradley、15岁的Adelaide及11岁的Joseph。50岁的母亲Loretta Traynor则被枪击受重伤,正在正在治疗。该夫妇的另一个孩子Sam在大学里逃过一劫。Mitchell Lapa 图片来源:CTV凶手被证实是女主人Loretta Traynor 的弟弟 ,48岁的 Mitchell Lapa。

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告诉媒体,Loretta 有一个哥哥Christopher Lapa和一个弟弟Mitchell Lapa,几年前他们的母亲去世,去年父亲Matthew也去世了,弟弟与姐姐闹了矛盾,这个家庭也就破裂了。邻居说Loretta 父亲去世后留下遗嘱,把财产几乎全部留给女儿Loretta 和她的三子一女,包括一个度假屋,Loretta 全家不久前刚刚从度假屋离开。父亲在Oshawa市的住宅出售所得也全部归女儿和她的孩子。这栋房子在今年3月以大约43万加元的价格售出。

父亲只留给儿子Mitchell Lapa3万加元,而且在遗嘱中写明,他如果对遗嘱的合法性提出质疑的话就一分钱也得不到。此案的调查仍在进行中。警方发言人表示了解这些信息,但是拒绝透露凶杀案是否与遗产分配有关。凶手Mitchell Lapa的一个儿时朋友说,听到报道说凶宅外停着一辆曼尼托巴省车牌的汽车,我就知道那一定是他干的,从儿时起Mitchell Lapa就一直有麻烦,他的精神很不稳定。目前警方仍在调查惨案发生原因。

Mitchell Lapa的高中同学Ted Minett告诉CBC记者,他有一次扛了一支枪在街上走,惊动了警察,那时他还未成年。另一个旧同窗说,他会暴力欺凌同学。他曾请人去家里聚会,却往他们身上扔烟花,一面还说着感谢大家赏光的话,那次有一个女孩被烧伤。惨案中死亡的父子4人据星报报道,凶手Mitchell Lapa做过各种工作,最近一份工作是 BGIS公司建筑操作员。他曾在阿尔伯塔省任公交车司机,并在2016年阿省大火中因勇气和奉献精神而获得公共服务奖。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