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须山顶,盘须观,盘须观里只有盘须老道

山顶奇峰,高入云霄,恍如伸入云层。

小小的观道在峰崖之上,孤傲得犹如盘须老道。

当今朝廷迫压义军,小小的身躯又能奈何。

朝廷掠夺与压榨,百姓被逼无奈,走投无路,揭竿而起,是对是错?

他一个老道又能奈何?

盘须老道抚须幽怨,唉声叹气。

「可怜了,小帘霜,不过,你的怨,你的恨,你的誓言,老道我听到了,但愿来世你不再有怨,自由自在……」

他的视线扫到木桌上的琉璃瓶里,一只蝴蝶在里面扑着翅膀。

他拿起瓶子,打开瓶盖,蝴蝶飞出,飞在空中,旋在小帘霜粉嫩的衣裙上。

帘霜闭着眼,静静地躺在上天之下,那圆石之上。

「去吧,去吧,去吸取她吧……」盘须老道对着蝴蝶自语。

蝴蝶落在她的唇边,亲吻着她……

那苍白脸僵硬的脸,终于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她瞑目了吗?

春夏秋冬,一年又四季,反反覆复。

蝴蝶依旧在,而那抹小身影早已经成了过眼云烟,消失在人的视线,遗忘在脑后。

泷州泷水县已经不存在,然而成了罗定直录州,凌云翼的大名在朝廷直升而上,平叛有功。

盘须山上花开正浓,蝴蝶也欣喜,花的世界,叶的海洋,是多么的自由自在。

盘须老道坐在桌边,悠懒地饮着酒,看着那自由自在的蝴蝶,恍如几年前的那一幕依旧在眼前。

小身影在他的盘须山下追蝴蝶,那

机,可再怎么生机,那村后一座座的坟墓还清晰可见,成了一座坟山,一座亡村。

蝴蝶停留在一座坟墓的石碑之上,停在上面良久良久……

那坟墓的石碑上写着:义士罗晏之墓。

~~~~~~~~

天气温热,高岭郡的高峡山峡口边,一名少女正在水边洗脚,说是洗脚,不过是在玩水。

她有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整个面庞细致清丽,简直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

一个黄衣少女笑吟吟的站在她身后,看着她愉悦的模样,也同为心情极好。

「小姐,已经洗得够久了,可以穿上鞋袜了吧。」黄衣少女问道。

被称为「小姐」的女子嘟嘴回眸看着黄衣少女,犹豫一下才道,「好吧,那你拉本小姐起来。」

这两人是罗定州知州府上的小姐柳飘忆和丫鬟春琳。

泷水改成罗定州后,朝廷派遣了知州上任,柳贤磷担任罗定州知府已有三年。

柳飘忆也在罗定州生活了三年。

sp;?上了岸的柳飘忆见水岸边草地上野花多彩,蝴蝶飞

府上的家仆,朝柳飘忆惊慌地呼喊着,「小姐,出事了……」

是,出事了,知州大人柳贤磷外出遇刺身亡了。

柳贤磷可是与两广总督凌云翼走得近,还是首相张太居的大夫人妹妹的丈夫。

柳飘忆愣住了,怎么会!她的脑袋里一下乱哄哄的……

柳知州仙游了,知府乱套了。柳飘忆母亲一听消息病倒了,再也爬不起来了。

柳飘忆经不住打击晕倒在灵堂,不知从哪里飞来了一只蝴蝶在柳飘忆的身边飞舞。

春琳想赶走蝴蝶,可是怎么也赶不走。

多日之后,朝廷再次派来了新的知州大人,柳家欲回祖居。

回故居之时,凌云翼的儿子凌希南快

马从两广总督府前来相送。

「忆儿,你真要离

忆愣笑,「不回去,这里可还有我柳飘忆的所处?」

「如你不嫌弃,总督府永远就是你的家。」

男子想挽留她,可她还是冷笑。

她淡漠地看着他,「你若真上心,就查出杀害我父亲的凶手,我柳飘忆在此感谢。」

凌希南一把拉住她的手腕,郑重地道,「我会的,我凌希南一定会查出杀害柳叔叔的匪徒,你一定要相信我。」

柳飘忆静静地看着他温润的面容,勉强一笑,「希南,好好保重自己。」

她走了,他没能留住他,也还没能帮上她,让她带着伤心离开了,他心痛,愤怒地一拳打在树上,树叶被震得掉落,落在他的肩上,他毫无感觉。

是谁,谁有如此胆大杀害朝廷命官!

他望着那远去的马车,直到消失在他的面前。

母亲如呆如傻,飘忆心痛。

看着母亲抱着父亲的骨灰盒不愿松手,她不知该如何劝说。

到了祖居,是要安葬父亲的,母亲还不松手,她该怎么办?

父亲只身一人,没有亲戚,祖居邺城也只有乡邻。

祖父祖母多年前就过世了,只有父亲一个儿子,现在父亲也走了,母亲呆傻,她该怎么办?

守着母亲在故居里安安稳稳过一辈子。

这是柳飘忆此时的心愿。

在马车终于到达邺城祖居门外,她才回神,自己已经多年未回来过了。

在她回身给车夫送上一路相送的银子时

府乱套了。柳飘忆母亲一听消息病倒了,再也爬不起来了。

柳飘忆经不住打击晕倒在灵堂,不知从哪里飞来了一只蝴蝶在柳飘忆的身边飞舞。

春琳想赶走蝴蝶,可是怎么也赶不走。

多日之后,朝廷再次派来了新的知州大人,柳家欲回祖居。

回故居之时,凌云翼的儿子凌希南快

马从两广总督府前来相送。

「忆儿,你真要离开?」

他的双眸里带着不舍。

远就是你的家。」

男子想挽留她,可她还是冷笑。

她淡漠地看着他,「你若真上心,就查出杀害我父亲的凶手,我柳飘忆在此感谢。」

凌希南一把拉住她的手腕,郑重地道,「我会的,我凌希南一定会查出杀害柳叔叔的匪徒,你一定要相信我。」

柳飘忆静静地看着他温润的面容,勉强一笑,「希南,好好保重自己。」

她走了,他没能留住他,也还没能帮上她,让她带着伤心离开了,他心痛,愤怒地一拳打在树上,树叶被震得掉落,落在他的肩上,他毫无感觉。

是谁,谁有如此胆大杀害朝廷命官!

他凌希南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找出杀害知州大人的凶手给飘忆一个交代。

站在路边,他望着那远去的马车,直到消失在他的面前。

母亲如呆如傻,飘忆心痛。

在灵堂,不知从哪里飞来了一只蝴蝶在柳飘忆的身边飞舞。

春琳想赶走蝴蝶,可是怎么也赶不走。

多日之后,朝廷再次派来了新的知州大人,柳家欲回祖居。

回故居之时,凌云翼的儿子凌希南快

马从两广总督府前来相送。

「忆儿,你真要离开?」

,可再怎么生机,那村后一座座的坟墓还清晰可见,成了一座坟山,一座亡村。

蝴蝶停留在一座坟墓的石碑之上,停在上面良久良久……

那坟墓的石碑上写着:义士罗晏之墓。

~~~~~~~~

天气温热,高岭郡的高峡山峡口边,一名少女正在水边洗脚,说是洗脚,不过是在玩水。

她有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整个面庞细致清丽,简直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

一个黄衣少女笑吟吟的站在她身后,看着她愉悦的模样,也同为心情极好。

「小姐,已经洗得够久了,可以穿上鞋袜了吧。」黄衣少女问道。

被称为「小姐」的女子嘟嘴回眸看着黄衣少女,犹豫一下才道,「好吧,那你拉本小姐起来。」这两人是罗定州知州府上的小姐柳飘忆和丫鬟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