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森·惠勒:“当我被迫快乐时,它压迫着我。

中国领导人开始接受这些批评。2018年初,中国副总理刘鹤公开表达了对中国银行大量放贷的担忧,这不仅仅是针对“一带一路”倡议。在那之后的几个月里,中国金融监管机构对国内和海外贷款都进行了严厉打压。来自中国的数据显示,新签署的“一带一路”合同大幅减少。中国金融监管机构要求国内银行向贫穷国家提供更多贷款时要深思熟虑。高层领导人则几乎不再提及这个项目。但信贷紧缩导致中国经济在2018年放缓的程度远超预期。金融监管机构扭转了方向。这也导致国内基础设施和“一带一路”项目贷款的复苏。

在2018年的最后几周,中国又开始与其他国家签署合同,这种势头在去年一直延续下来。近日,代表西方政府、企业和银行的两家组织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复苏提出了质疑。中国欧盟商会(Europe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上周四上午发布的一份报告认为,中国建造通信网络和港口的方式,使欧洲航运公司、电脑软件提供商和其他企业难以与之竞争。针对商会会员的一项调查还发现,他们几乎完全被排除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合同竞标之外,这些合同大多流向了中国国有企业。

我们清醒地认识到,对于企业而言,我们从中得到的好处微不足道,”商会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说。位于华盛顿的国际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是一家主要由西方大型银行支持的研究机构,它在周一公布的全球债务报告中发出了不同的警告。该研究所的报告称,参与“一带一路”的许多贫穷国家发现自己债务负担急剧增加。报告称,这些国家中有许多甚至在承担新债务之前几乎没有贷款资格。

该研究所的报告还指出,“一带一路”85%的项目中都涉及与气候变化相关的温室气体高排放。这些项目包括了至少63座燃煤发电厂。这些新报告发布之前,欧洲国际承包商去年也曾发出警告,这个行业组织由建筑和工程企业组成。该组织警告称,“一带一路”倡议的贷款利率往往比世界银行等贷款机构要高很多。这个建筑行业组织和欧盟商会都表示,“一带一路”倡议项目的成本往往被严重低估,以便通过北京官员的审批。他们称,贫穷国家最终要为超支买单。

包括通信设备制造商在内的欧洲商业组织近来都在关注“一带一路”对电信业务的重视。许多发展中国家现在都拥有由华为和中兴两家中国企业建设的国家电信网络,这两家企业也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参与者。去年春天,华为在肯尼亚获得了建造大型通信数据中心的项目合同。欧盟商会的报告称,这些电信网络的设计方式使得欧洲企业很难在这些国家的市场上销售更多硬件或软件。相较之下,欧洲的电信设备市场往往更加开放。例如华为,就一直在寻求为德国和英国提供设备的机会。

除开电信行业,西方对“一带一路”倡议最大的安全担忧还涉及中国建设或扩建大量港口。如今,这些港口环绕着印度洋,从非洲西海岸一直延伸到地中海。欧盟商会的报告称,自中世纪以来一直跻身世界最大航运公司之列的欧洲航运企业,越来越发现自己在竞争中处于劣势。这些新港口由中国国有企业设计和管理,这些企业跟中国船企和航运企业一样隶属中国政府机构。中国声称,许多新兴市场的经济增长长期以来都受高运输成本的拖累,而新港口的建设可以降低这些成本。

识到根本问题后,姐弟俩从2017 年开始,花了两年时间调整公司人才培育制度。例如,他们为新人安排5天的职前训练,每天早上听课、夹杂实作,下午到现场服务客人。当初只是想减轻第一线员工的心理负担,把培训的责任交给公司,成效让他惊讶,「一起上课有同梯情感,经过培训的人离职率较低。」

接着,依照橘色的组织特性为员工设计职涯规画。橘色主要经营熟客,许多员工都是优秀的公关,非常会跟客人互动,但他可能完全不会管理,「为了这些人才,我们必须设计新的职涯路径。」根据公司需求、员工特性,他开出了不同职务,像是担任管理职、公关或教育训练讲师。很会经营熟客的资深员工,培育他当公关,客人订位就直接找他;对带新人有兴趣的,就培养他成为内部讲师,「每个人的性格都不一样,不要指望一个很会社交的人去管理。」调整组织制度后,2016~2018年离职率从8%降到3%。原本一年资历的员工有67位,两年内已成长至163位。

2018 年9 月,橘色首度迈出大安区,在新光三越A9 馆展店。然而,袁保华早在4 月就开始招募人才,还没展店先超编,为的就是新店开幕后,服务品质跟本馆一致。当时他把40 名员工全部养在一二馆,总共只有17 张桌子,同时间就有25 个服务生。假设一个人以3 万元薪资计算,等于还没开店前,橘色就已砸下500 万的人事成本,「能用钱解决的烦恼,就花钱吧!我那时候就不看人事成本,反正最后财报没有亏损就好。」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