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印记闪出光芒

修急撩急撩来到焦石林破庙时,破庙前四个蒙着面巾的汉子手提着武器,眼神犀利地看着他走来。

「真敢一个人来啊,大哥。」灰鼠彪嘻嘻笑道,看了眼苏青山。

跟随了一路,苏青山已经发现,张家这个五公子眼眸里都是那个女子,不会不来。抓了女子,再让他来这偏僻的地方,可就更容易抓住他了。苏青山觉得这个方子不知有多好。

苏青山鼻子轻哼了声,带着些得意

,其他三人也快速围攻过去。

允修知道会有一场狠打,从容不迫,见招拆招,和四人一起对抗着。

破庙外,树叶横飞,残枝翠响;破庙里,柳小姐被绑在木柱上无法动弹,心生恐惧,紧张地为允少爷担心着。

她心心念道:你不该来的……

这四个匪徒为的就是他,如他不来,他们也不会将她怎样。

外面一直在斗,柳小姐偶尔听到允少爷一声沉闷的轻吼,她情绪极度慌张。

突见她面前脚下有一块破瓦片,柳小姐似乎看到了希望。她将脚伸直,一点点伸向那瓦片,直到费力够到后,慢慢用脚尖将它滑向自己的脚下。

春琳紧张地看着小姐这一连惯的动作,还不时替小姐观望烂门外的那团打斗的晃影。

她在心里默默为小姐加油。

在柳小姐费力地想用脚把那瓦片踢到手上时

一般,微微闪着亮光。春琳看呆了,眼睛瞪得呆住,她被这现象恍惚得如定住一般。

柳小姐手上绑住的绳突然断裂,恍如有人拿刀将她的绳割断一般,接着绑在身上的绳也突然断开。

春琳像看见神奇的鬼魅一般,一直盯着柳小姐。

柳小姐一把扯下塞在自己嘴里的布条,捡起地上的瓦片走近春琳的身边,扯掉春琳嘴里的布条,然后用瓦片割着春琳身上绑住的绳子。

春琳惊讶的表情仍旧没有任何改变,连呼一句「小姐」都被震得哑住了。她看向小姐的眸子,黑眸里明明刚才有红色的亮点,可是此时如往常一样,什么也没有。

她不知是不是自己看花了眼,可是刚才明明……

柳小姐面无表情地割着她身上的绳,而就在她将春琳的绳割断时,一不小心,瓦片割到了自己拿绳的手,顿时冒出血色。

柳小姐闷哼了一声,脸上有丝痛楚的表情,她恍如醒过来一般


春琳兴奋地如死里逃生一般,眼眸中含着泪水,随着柳小姐的身后往破庙的门外走去。

这时,还在与四人交手的允修看到柳小姐出来,安然无恙,一时失神,就在他一恍失神间,苏青山一刀下去,割到了允修的手臂。

允修震惊过来,用力一掌将苏青山震出几丈之外。

柳小姐和春琳惊慌地看着面前,在允修受伤那一刻,柳小姐脱口喊了他一声,而这一声不再是「允少爷」,而是直呼他的名字——允修。

允修在看向她时,见她解脱了危险,清澈的眸子里有了一丝光彩。

可就在他心绪飘向她时,苏云海一脚踢在允修的腿部,允修只听到膝关节一响,脚软的一下站不稳,跌跪下来。

苏青山和灰鼠彪顷刻间将大刀驾在了允修的脖子上,那两人的另一只手也死死地扣住了允修的手臂。

就在刹那间,黑虎子已经闪到了柳小姐的面

是自己看花了眼,可是刚才明明……

柳小姐面无表情地割着她身上的绳,而就在她将春琳的绳割断时,一不小心,瓦片割到了自己拿绳的手,顿时冒出血色。

柳小姐闷哼了一声,脸上有丝痛楚的表情,她恍如醒过来一般,看了眼自己流血的手指,又继续割着春琳的绳索。

「好了,马上就好,别怕。」柳小姐终于和春琳说了一句话。

春琳这才反应回神,弱弱地喊了声,「小姐。」

割断春琳的绳索后,柳小姐一把抓住春琳的手,对她道,「我们走。」

b–

r/

春琳兴奋地如死里逃生一般,眼眸中含着泪水,随着柳小姐的身后往破庙的门外走去。

这时,还在与四人交手的允修看到柳小姐出来,安然无恙,一时失神,就在他一恍失神间,苏青山一刀下去,割到了允修的手臂。

允修震惊过来,用力一掌将苏青山震出几丈之外。

危险,清澈的眸子里有了一丝光彩。

可就在他心绪飘向她时,苏云海一脚踢在允修的腿部,允修只听到膝关节一响,脚软的一下站不稳,跌跪下来。

苏青山和灰鼠彪顷刻间将大刀驾在了允修的脖子上,那两人的另一只手也死死地扣住了允修的手臂。

就在刹那间,黑虎子已经闪到了柳小姐的面前,一掌劈了春琳,春琳昏倒在地上。黑虎子的手叩在柳小姐的脖劲处让她无法动弹。

破庙前的

树林里静了下来,只听到允修惊慌担心地呼了一句,「忆儿……」

苏云海顿时一掌劈在允修脑后,他突地昏了过去。

「允修!允修!」柳小姐慌乱地呼喊道,感觉到心疼。

允修哪里还听得见她的话,看得见她的神。柳小姐怒对

林里突然传来马碲之声,只见一道寒光飞速而来,扣住柳小姐的黑虎子手臂上被飞刀射中,黑虎子痛得脸上抽搐,手臂颤抖间松开手时一掌拍在柳小姐的背上。

柳小姐被震得身子往前就要扑倒在地,只见这时奔腾而来的马背之上,那人飞跃起身在柳小姐倒下时稳稳地将她接住,搂在怀里。

柳小姐的嘴里被掌力震伤身体而吐出一丝鲜血,她倒在温暖的怀中,眼睛迷糊地看到了抱着她的人是他,他的表哥张简修,那个在朝廷为锦衣卫指挥使大官。

「忆儿,你怎样?」简修深邃的双眸盯着怀里的人,担忧地呼着她。可柳小姐看到他,如看到了希望,只是她晕了过去,晕在简修的怀里。

简修的出现,这匪徒四人慌张了,见到来人,就只他一个人,周身的气势都让人寒颤,还不知简修身后又没有大队人马而来。

苏青山慌忙一叫,「快走。」

在简修还抱着柳小姐未反应之即,那四人已经慌乱逃走,可是允修被他们给带走了。

简修愤愤地看向他们离开的树林踪迹,想

,搂在马背上时,动作极柔,生怕弄痛她。

简修快马来到城里,看到一所医馆,急地拉马停下,将柳小姐抱入医馆。医馆里有一些病人正在看病,见到这一身锦衣卫标志性的服饰,和那深沉的目光,都愣住了神情,连大夫都僵硬了脸色。

「都滚出去!」简修那狂躁的声音一出口时,顿时除了大夫,医馆里只见人影晃动,全都跑了出去。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