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英九老师的七堂英文课

英文程度好,代表拥有国际观,甚或是高人一等,是台湾最被广为流传和相信的谬误之一。太多例子证明,英文好或许有助于求职、阅读,但大概也就是如此而已。可能基于这个谬误,马英九被认为是最具国际观的台湾总统,因为他的英文据说极为优秀。

一个总统究竟为什么总要以自己的好英文而自豪,却不会因为他的烂台语而自卑,我并不清楚;英文其实没有那么好的“马老师”,究竟为何会被吹捧为优等生,而且人生第一份工作就担任总统蒋经国的英文秘书,这我也不清楚。马英九的英文程度,说到底不关我们的事,但如果他并不是那么好又爱到处放送,相信我,这是国安层级的问题。

2009年3月,一名退休教师检视马英九1980年在哈佛法学院发表的博士论文后,在其中赫然发现1000项以上的拼字、文法、注释错误(link is external)。不过作人不要太挑剔,当初的马博士英文或许还在进步中。无论如何,自从台湾政坛出现马英九以来,我们都因此而三不五时获得了充实英文知识的机会。回顾这些年,马老师至少为我们上了这七堂宝贵的课程:

第一课:关键字─You don’t understand把眼光放向2006年2月,当时以国民党主席身份访英的马老师,已经被看好是下一届总统的热门候选人。最喜欢接受外媒访问展现英文实力的马老师,挑上Stephen Sackur主持的BBC“Hard Talk”。Sackur在专访中针对马的反分裂法立场和中国一致步步进逼,最后问质疑马的立场是终极统一。

马老师的回答是:“No no no no no. You don’t understand what these terms mean because you are not very much… familiar with Chinese affairs and Taiwanese affairs.”无法说服别人,就以“你不了解两岸事务”来搪塞,事实上并不是太好的沟通方式。看过完整访谈的人同时也应该会发现,马老师的专长是念事前准备好的稿或是套招,临场英文辩论、对答就捉襟见肘了,马上破功;相同的案例,往后还会不断的发生。

第二课:关键字─Taiwan2009年6月,马英九与第一夫人周美青在萨尔瓦多新任总统的国宴上“巧遇”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蕊。新闻报导指称,马掌握机会与希拉蕊谈话24秒,并以“The President of Taiwan”自我介绍。事后马老师被问及他的用词,为何未选择“中华民国总统(ROC President)”;他的解释是,台湾是国际惯用通称,所以他选择Taiwan。

自称台湾当然不是件大事,但是这样的选择,以及往后无数场合中马的用语,充分反映出马老师如何在“中华民国”和“台湾”之间取巧,总是选择当时对自己最有利的说法。“必也正名乎”的思维,在马先生心中似乎是不存在的。

第三课:关键字─They2009年8月,莫拉克台风侵袭台湾造成巨大的生命财产损失,举世瞩目,马老师此时接受CNN访问。记者问马,事前准备工作是否应该更完善。马在回答中一连祭出六个they,称灾民确实没准备好,而且未从以往经验中学习,全文如下:

“No, this area, this is the first time in many years. That is why, they are, there were not fully prepared. If they were, they should have been evacuated much earlier. Just because they stay in where they live and, but you see, they didn’t learn, they didn’t realize how serious this disaster was.”“They”的用法显然是马情急之下选择使用的词汇,也最能反映他当时急欲摆脱救灾责任的心态。马老师显然忘了,在英文中,领导者应该使用的名词是“我们(we)”,而不是“他们”。

第四课:关键字─decade(s)2009年12月,马老师接受华尔街日报专访,被问及未来两岸统一的问题,马说统一要看未来十年情势。此语一出震惊四方,以为马老师对统一设下时间表。总统府连忙要求更正,说马老师的用字是“in the next decades”而非“in the next decade”。接下来大家吵成一团,有人说前者文法不对,没人这样用,连前民进党立委蔡同荣都跳出来开英文课记者会。另外一方面,则有英文系教授跳出来护驾,声称绝对正确云云。

其实马的用词文法上没有错,重点是它违反一般人的习惯,因为多数人不会这么用。我们要说往后数十年,会用in the next few decades、in the coming decades或in the next couple of decades等等。In the next decades的诡异,就像我们以“in the first days”来形容最初几天一样。这种硬拗法,令人气结。

第五课:关键字─Never 2010年4月,马老师再度欢喜接受CNN名主持人Christiane Amanpour专访,而且再度语出惊人的说,台湾绝对不会要求美国人为台湾而战。他的用语是“We will never ask the Americans to fight for Taiwan”,吓死一堆人。马的宣誓性说法与一般台湾人对美中台三方关系的认知大相迳庭,与现实也有所不符,但由于一字一句都在电视上播放,也不能要求更正了,只好装死。

马老师这一次犯下的错误,是未能保留弹性。在新闻报导中,要用到“绝不、从未(never)”或“最…(the most)”──例如最佳、最差、最大、最多──这种最高级的形容词时,都要小心再三,更何况是讲求模糊、弹性至上的官式外交辞令。

第六课:关键字─is ready to2010年10月,这一次连全球最大通讯社美联社(AP)也中招了。美联社专访马老师之后报导,马英九将在2012年连任后和对岸进行政治谈判。报导一出,又是一团鸟乱,总统府也再度要求更正错误。

针对两岸政治谈判这档事,马状元这次的用语是如果他连任,台湾“准备(is ready to)”在第二个四年任期进行谈判;但总统府坚称马是使用“不排除(is open to)”谈判。美联社最后被迫将该段访谈内容删除,但记者仍坚持报导内容正确。

第七课:关键字─Chinese community、Zhonghua Minzu 2014年9月,马老师接受半岛电视台专访,强调台湾是“华人社会”最能实践民主的地方。多年下来惹出这么多麻烦,马终于愿意乖乖用中文进行访谈,没想到又出包了。半岛电视台在服务观众所秀出的英文字幕中,将马的谈话翻成“Taiwan is the only place in China where we are able to practice democracy”,也就是“台湾是‘中国’唯一能实践民主的地方”。这次终于爽到马老师,因为确实是半岛电视台的错,该公司也道歉更正。

But…人生最重要就是这个but,马老师从来未曾好好搞清楚,所谓的“华人社会”、“中华文化”、“中华民族(Zhonghua Minzu)”这些名词,无论是中文或英文,对于不是很了解东亚历史、文化与结构的人代表什么意思。其实,英文对于这些名词的翻译始终莫衷一是,十分困扰。华人不能写成Chinese,因为对西方人而言,Chinese指称的是中国和中国人,那么华人能翻成Han(汉)吗?而“中华”又是个什么东西?要如何定义和解释?

结论是,这些名词不是不应该使用,就是该减少使用,特别是对台湾总统而言。爱用这种没人搞得懂的名词,结果被翻译错误,自己也该担点责任。因为马老师,也让我认识了bumbler这个字,但既然不是他自己说的,也就算了。老师的合约还有两年,不知道会不会有第八课、第九课的到来,让我再增加一点国际观。为了台湾好,还是不要好了。

此条目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